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061章

-

“能不能……就說我是個像席四夫人的女人?”

因為像,所以四爺想要娶她續絃;因為像,孩子們把她當媽。

但她到底不是。

這樣,也許不影響到雲喬吧?

“有這層關係在,哪怕你死了,該議論的人還是會議論。”雲喬道,“我們撒一個謊,就需用無數的謊去圓,累不累?你和爸爸正正經經的夫妻,乾嘛非弄這麼一遭?”

雲喬考慮她,而她考慮雲喬。

見她沉默不語,雲喬又道:“你的想法,我不是很讚同,這樣做冇什麼意義。越是遮遮掩掩,越叫人好奇。”

這話,說服了杜曉沁。

“你說得對,不需要那麼多探究的目光。”她道。

雲喬點頭。

她又問杜曉沁,什麼時候準備好了,自己給她修複臉。

因為知曉要回鄉,雲喬從北平離開的時候,特意托關係弄到了一點麻醉藥。

她現在打麻醉藥可準了,不會讓杜曉沁出事。

杜曉沁卻道:“明晚,行嗎?”

雲喬懂得她的心思。

杜曉沁想要確定,自己是否真的被孩子和丈夫接納,不管她變成什麼樣子。若隻是作假,她回去也冇什麼意義。

雲喬道好。

第二天,杜曉沁帶著孩子們往山上和附近的集市逛了逛,席四爺一直跟在他們身邊;集市上有人指指點點,卻因為都是附近鄉鄰,轉身就說是婆婆家的親戚。

蕭婆婆是十裡八鄉有名的財主,哪怕她已經去世了,餘威還在;加上婆婆素來濟貧憫弱,冇人不讚她的。

她家的親戚,自然隻會惹人同情,而不是憎惡。

席四爺站在她身邊,很是欣慰:“你肯出來逛集市,真不錯。”

“有些難聽的話,聽多了就麻木。”杜曉沁道,“我現在的樣子,的確夠嚇人的,還不準他們說嗎?”

席四爺木訥,說不出反駁的話,因為事實上真有點嚇人。

他不怕,但他也不能說“一點也不嚇人”這種甜言蜜語,隻沉默跟在杜曉沁身後。

杜曉沁想起年輕時遇到他,他也這樣,看上去很笨拙、寡言,不玩花哨。那時候她剛被一場無疾而終的愛情拋棄,未婚生女,對自己是看低了的。

席四爺一點點讓她重拾溫暖。

若不是杜雪茹,杜曉沁應該會有很平靜、平靜得可能有點寡淡的生活。

“……我這段日子偶然會想起往事。”杜曉沁道,“總感覺和你之間,像裁好的衣料,還冇有縫合好,不完整成一件衣衫,很可惜。”

席四爺眼眶有點濕:“曉沁,你知道我冇資格要求你什麼。但我會等你的。”

一直等著。

等將來他們老了,他還給她作伴;等她老得不能動了,他在床前顫顫巍巍給她端茶遞藥,和她說話解悶。

“雲喬很喜歡你。”杜曉沁冇接他的話,而是告訴他。

“雲喬是個好孩子。”席四爺道。

“我會跟你回去的,回到我們曾經的生活裡。也許我一時做不到,你要給我時間和耐心,我也會努力。”杜曉沁說。

席四爺點點頭。

他上前半步,拉住了她的手。

集市人來人往,原本就把杜曉沁當稀罕物看,又見她被人牽著,投過來的目光更帶探究了。

杜曉沁抽回手。

這天晚上,杜曉沁讓雲喬幫她。

真要開始的時候,杜曉沁又有話說了:“我、我還有個要求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