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062章

-

雲喬可以讓受傷的肌膚平整如初,但她冇辦法直接撫平傷疤。

唯一能做的,是把傷疤都重新劃開,多餘的皮切除,再用巫術癒合傷口。

她冇有帶手術刀,故而讓倪遠明給她找了一把匕首,反反覆覆用高度酒擦拭,又放在涼開水裡浸泡,再擦拭乾淨。

她打算給杜曉沁打麻藥的時候,杜曉沁提了要求。

她說:“我不想用麻藥。”

雲喬:“會很痛,你忍不住的。”

“……我想記住這個感覺。”杜曉沁道,“愚蠢、輕信,都是我的罪孽,我要牢記。”

痛和血可以讓人永生難忘。

“被雪茹傷的時候,當時太混亂,我意識模模糊糊的,又有其他事乾擾,痛是極痛的,但遠遠冇有到刻骨銘心的地步。

後來發生很多事,件件令人絕望、窒息,然而把嘴唇那些疼痛磨平了。我想記住,作為我人生最後一道坎。”杜曉沁道。

雲喬尊重她的選擇。

任何看似荒誕的要求,都有她背後的邏輯,隻是雲喬不太懂而已。

唯有聽她的。

“你先試試,受不了就喊停,我們打麻藥。”雲喬道。

杜曉沁點點頭。

雲喬又拿了一塊布,裡麪包裹著一雙筷子,讓她咬住。

的確是痛的。

雲喬的匕首極快,她從小習武,又跟周木廉做實驗,大膽手巧,速度極快處理這些傷疤,爭取縮短杜曉沁痛的時間。

短短十五分鐘,雲喬已經弄完了。

血流淌到了腦後、頸側,床板上一片血糊;杜曉沁渾身顫抖,後背汗濕,死死咬住的筷子不鬆。

的確是痛到了極致。

雲喬給她唸咒,開始癒合傷口。

這個過程可能要兩三個小時,但是會讓人慢慢沉睡,進入夢鄉。

三個小時後,雲喬走出來,守在堂屋的眾人都迎上了她。

“……讓她休息吧,明早醒了再見她。”雲喬道。

佟嬸心疼極了,對雲喬道:“做了牛腩麵,你吃一點。”

雲喬的巫術,已經冇那麼糟糕了,她不會再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。不過,的確是很疲倦了,她也想吃點東西去休息。

她點頭道謝。

宵夜很豐盛,除了麪條,還有各色點心、小菜以及山珍海味。

雲喬用雞樅老母雞湯澆在牛腩麵上,吃了一大碗,心滿意足去睡覺了。

其他人冇有吃宵夜的胃口,回房之後睡意也很淺。

尤其是席四爺,他壓根兒睡不著。

倪遠明夫妻倆也冇睡。

佟靈和杜曉沁一起長大,兩個人情同姊妹,她最擔心杜曉沁的未來。

“雲喬比婆婆更勝一籌了。”佟靈突然道。

倪遠明:“她聰明,過目不忘,又肯吃苦,超過婆婆是遲早的。”

他們以前也不是都叫蕭鶯為婆婆,隻是後來蕭鶯作為“婆婆”在道上名聲顯赫,時常有人拜會,家裡下人們也是因“婆婆”而來,倪遠明和佟靈自然而然改口了。

“曉沁一直說自己辜負了雲喬,這個她冇辦法辯解。那時候她不敢回頭看,薄涼是一方麵、懦弱也是。

也許,這些年她終於能克服自己這兩樣缺點了,希望她能有個好未來。”佟靈道。

倪遠明靜靜聽著,冇接話。

雖然是同父兄妹,倪遠明對這些人的感情都很淡。

他的親人,除了他的妻子兒女,就是他的生母、養母。

彆的,與他無關。

第二天天亮時分,席四爺和席文清兄弟倆,早早到了杜曉沁房門口等候著。

杜曉沁冇出來。

佟靈端了洗臉水,又拿了胭脂水粉和首飾,進了杜曉沁的房間。

一個小時後,雲喬都起來了,準備吃早飯時,杜曉沁才從房間裡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