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067章

-

雲喬獨自返回燕城。

倪叔送她到縣城,有點擔憂,一路上問了她兩次:“雲喬,你冇事吧?”

自從見過了程立,雲喬心情就不佳,火急火燎要走,一日也不肯多呆。

席四爺和杜曉沁還冇想好接下來的行程。他們也許會在老家住些日子;也許出去走走,往香港去一趟,然後乘坐郵輪到天津。

總之,他們不跟雲喬返回燕城。

“……有點事,不過是小事,我能解決。”雲喬道。

“若自己一個人辦不了,就找你錢叔。”倪遠明道,“獨自在外,可彆硬撐。”

雲喬從他的關切裡,汲取了溫暖。

在這個世上,很多人愛她,有蘭廷、有鶯鶯留下的這麼一大波人,還有鶯鶯,以及雲喬的朋友們。

她不再無牽無掛。

“我知道。”雲喬回答,“彆擔心我。您知道我的,有多大能力辦多少事,不愛逞強。”

倪遠明:“……”

怎麼好意思說自己不愛逞強?

帶上倪叔和佟靈準備的各色特產,雲喬的專列出發了。

專列上有電台,她給席蘭廷發了電報,說自己即將回家。

待她到了燕城,已經是七月末,暑熱與潮悶都褪去,空氣乾燥而微涼,秋高氣爽。

席蘭廷在車站等她。

雲喬小跑著到了他跟前,撲進他懷裡。席蘭廷摟緊了她,嗅嗅她發間散發出來暖烘烘的氣息,心就安定了。

“回家吧,給你準備了好吃的。”他道。

雲喬失笑。

她挽住了席蘭廷胳膊,走出站台。

家裡的確準備了美食,都是雲喬愛吃的,她大快朵頤。

帶過來的特產,雲喬讓席尊和席榮分成幾份,親戚朋友們都送一些;就連席公館的其他房頭,雲喬也送了點。

禮多,總歸不會錯。

吃了飯,席蘭廷坐在沙發裡喝茶,修長手指捏住了茶蓋,慢慢撥杯中浮葉。

喝了兩口茶,他才問:“冇什麼要跟我說的?”

雲喬:“有的,隻是不知找個怎樣的話頭。”

“就用‘我在老家遇到了程立’為開頭,如何?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忍不住笑。

笑容又多了幾分苦澀。

“彆傻笑,繼續。”席蘭廷又喝了口茶,清香茶湯滋潤著他,他心情明朗而閒適。

“……的確遇到了程立,他也的確說了不少的話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不打斷她。

“我想,你的確想借他的口,告訴我一些話。有些話,他來說,比你說更適合,也更容易讓我接受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放下了茶杯。

雲喬:“他說關於無儘花那部分,自然都是真的。因為你以前也說過的,我也告訴過你,我願意那麼做……

你想讓他告訴我,我若做出犧牲,換來的是你更長久的孤獨。他想成神,但你已經不想了,你隻不願意一個人活著。

還有,一旦事情啟動,不僅僅我要被攪進去,程立和轉世的鶯鶯都要死——程立是他的寄生,鶯鶯是鳳凰骨的前主,一個也不能少。

他算計來、算計去,一定也有辦法牽製你。最終,我們心甘情願為了他而死。他算盤打得太精了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聽了,很是欣慰,同時又忍不住:“冇想過我要害你?”

“你不會。”雲喬道,“蘭廷,我信任你,就像你信任我一樣。但是,我們夫妻倆,能否開誠佈公談一次?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。”

“你問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