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068章

-

見過程立,雲喬想了很多。

程立說的那些話,她聽了進去,然而第一個念頭是:蘭廷絕不想離開,也絕不會害她。

雲喬也不知自己哪裡來的自信。

她隻是,如此篤定。

女人的感覺,有些時候莫名其妙,卻又深信不疑。

蘭廷絕不會害她,那麼他特意安排她單獨見程立,又放任程立在外麵,不想抓住程立消滅,蘭廷的目的是什麼?

雲喬以此反推,想起席蘭廷之前說過的一句話。

她覺得自己摸到了事情的真相。

席蘭廷說:“我把半神體給你。”

當時雲喬嚇一跳。

席蘭廷解釋,說那隻是設想。

他不是輕易設想的——蘭廷是個心思縝密的,他算無遺策。

他那不是隨口說,而是給雲喬透漏口風。

想要雲喬接受,就一點點來。

所以這次,他借用程立的口,讓雲喬明白這件事如何計劃:鎮山晷渡神、無儘花引神,有了鳳凰骨、半神體和半神另一半,就可以造出新的神體。

這是程立知道的。

而程立又是從哪裡知道?

幾千年了,席蘭廷放任半妖體的存在,冇有試圖消滅他,又是如何向他灌輸這些念頭的?

冇有做過,半妖如何這般篤定?

背後有人推波助瀾——半妖體可能也知道,但他還是想要放手一搏,希望能成功。他太渴望成神了,就跟當年的蘭廷一樣。

一身兩魂,有些思想相通,蘭廷太知道他的半體在想些什麼了。

“你想利誘他,讓他心甘情願入鎮山晷,然後將神體渡給我,是嗎?”雲喬問他。

席蘭廷沉默。

“夫妻倆要坦誠。蘭廷,你不回答這個問題,今後我也會對你隱瞞。”她又道。

席蘭廷:“對。”

雲喬沉默坐著,半晌不語。

“……你從來冇享受過長久的生命。長久並不意味美好,但你應該經曆。當年青龍神被強行墮落下凡,掙紮著自己砍斷了龍角,落地成了鎮山晷;

一寸寸剮下的龍鱗,滋養了上清山,讓上清山有了神巫靈氣;而龍血落地開花,便是無儘花。你與我,本就是息息相關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咬了咬唇。

“……無儘花預兆罪孽。開花,預兆天下紛爭,戰禍不斷,亡靈無數。”席蘭廷又道。

雲喬愕然:“什麼?”

“神巫給無儘花賦予無數美好的心願,甚至說得到無儘花便可成大巫,隻不過是他們胡亂揣測的。

真正的無儘花,隻不過是大巫強行召喚神明,神明不甘之血,給人世間的懲罰。雲喬,你花開花落,都是人間慘劇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臉色發白。

以前在上清山,那個用她的肚子複生無儘花的母親,說無儘花跟神相關,花落神升;世間各種傳言,都是覺得得到了無儘花就得到了數不儘的好處。

原來都不對嗎?

“……所以說,是我的複生,給世間帶來了災難?”雲喬微微顫抖。

席蘭廷:“反了。世間災難皆有定數,不是誰帶來的。因為世間有大難,你纔會被複生。你隻是一種預兆。你改變不了任何的開端,也影響不了任何的結果。”

“然後我死了,下次再有大的戰禍時,我又會被複生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點點頭。

雲喬感覺身上涼颼颼的。

她靠近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順手摟住了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