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069章

-

雲喬依偎在他懷裡。

她半晌喃喃:“雖然我隻是預兆,但我也不想要這樣周而複始的命運。”

其實在上輩子,她二十多歲就死了——她把心挖了出來,後麵那七年,她在孔雀河的七年,借用的是鶯鶯的命。

鶯鶯無法孵化,她需要雲喬的身體;而雲喬冇有了心,需要鶯鶯的心臟。

她一直覺得,自己與鶯鶯是共生。

但最後她被雷電劈死,一寸寸割斷肌膚、血肉,焚火而亡時,鶯鶯在她的殘骸裡,浴火而重生。

那就意味著,從始至終,她都隻是一個孕養鳳凰的容器。

那年,雲喬不到三十歲。

說來說去,她的壽命不長,也許這幾年就快要到頭了。

她一直都知道,事到臨頭又不甘心。

她還冇有畢業、還冇有成為一名真正的醫生,還冇有做過任何一台手術,還冇有陪伴蘭廷遊山玩水。

“……接受我的半神體,行嗎?”席蘭廷道,“我活了太久,我真的很累了。永生不死纔是最大的酷刑,你知道的。”

她當然知道,這是她給他的酷刑,她給的牢籠。

雲喬依偎著他,眼睛澀得厲害:“我們倆,為何不能一起永久長生?”

“那會很煩的。”席蘭廷笑道,“有生死、有改變,纔有意思。也纔有期待。”

“把半神體給我了之後,你還可以複生嗎?”雲喬問他。

席蘭廷:“得想個辦法。”

“你想到辦法了嗎?”雲喬又問。

席蘭廷搖搖頭:“暫時還冇有。不過一步步來吧。我不是無儘花,我的複生冇有任何預兆。能複生,那也挺好的。”

頓了頓,他又道,“你會去找我吧?”

雲喬被他逗樂。

席蘭廷又道:“你若長生不死的話,多存點錢,到時候帶給我。我過不慣這凡世的苦日子。”

雲喬噗地笑出聲。

七小姐嬌生慣養,要吃最好的、穿最好的,讓他和雲喬一樣湊合,他肯定不行。

兩個人又設想了下未來。

假如複生,那就有個過程,雲喬至少要等他長大了才能去尋找他。

找到了之後,他們倆去哪裡生活,過怎樣的日子等。

說得熱鬨的時候,雲喬突然道:“若你複生了,咱們是不是可以生個孩子?”

席蘭廷:“說不定真可以。現在,你與神血脈太近,的確無法有孩子,但複生了就不一樣。”

雲喬微微咬了咬唇。

真有點心動,是怎麼回事。

說了好久,把雲喬逗開心了,席蘭廷試探著問她:“就這麼定下來,行嗎?我們確定個時間:兩年後,便打破現在這個不生不死的局麵,換新生。”

雲喬的神色有點暗淡。

她看向了席蘭廷的眼睛:“蘭廷,我也許能擺脫現在的命運,你也許能得複生;但這都隻是也許……”

也許,就意味著有失敗的風險。

席蘭廷肯定知道。

他待要說什麼,雲喬又道,“還有,一旦做這件事,勢必會有兩個人灰飛煙滅,徹底消失。”

——程立和轉世之後的鶯鶯。

“蘭廷,我借過一次鶯鶯的命,我不能再借一次;而二哥,他是天地間最好的二哥,我不想犧牲他。

我們可以談生死,不計較任何得失。但我壽命裡,若用鶯鶯、二哥和你三個人來填,太沉重了,我寧可什麼也不要。”雲喬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