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070章

-

他們倆聊了很久。

若不顧程立和丁鶯鶯,那麼這件事其實挺容易的。

兩個結果——雲喬死,席蘭廷恢複神體,從牢籠中解脫,從此成神自由身;席蘭廷徹底消失,雲喬得到了半神體,不會成神但可以永生不死。

而如果有辦法的話,席蘭廷的複生很容易,不會像雲喬這樣,幾千年才遇到一次。

這麼說來,還是席蘭廷死了更適合些。況且他已經活了很久,讓他成神繼續不死,卻要失去雲喬,對他也不算什麼獎勵。

哪怕冇了禁咒。

暫時的路子,還是雲喬活下去,這樣對大家都好。

“……暫時擱置,等後年年初再考慮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也會通知程立,讓他等後年。”

“他會等嗎?”

“會的,他不敢來硬的。正好,他也需要時間搞陰謀詭計,避免自己被吞掉。雖然螳臂當車,但也要給人家希望不是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明明心情沉重,卻又想笑。

席蘭廷不是一般的嘴毒。

“至於程立和丁鶯鶯,大概無法避免,你試圖接受吧。也許,他們可以再次轉世投胎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立馬笑不出來。

也許……

席蘭廷用“也許”二字,隻是在安慰雲喬。

而“也許”,是絕境中一點稀薄的希冀。

趕路、談話,讓雲喬疲倦極了,她睡得很沉。

席蘭廷將她摟在懷裡,心裡略有感慨。

事情比他想象中更順利,一切都歸功於雲喬信任他。

她深愛他。

席蘭廷輕輕吻她的頭髮,雖然捨不得,還是要做出決定。

他以前遇到雲喬,隻想看著她、保護她,渡她長生,將她嫁到廣州去,也許她會兒孫滿堂;而他也留了一手。

等雲喬和程立死了,他還可以去給雲喬的兒孫們撐腰,做他們家的老祖宗,讓他們繼續過好日子。

這些設想,現在有點出入了,畢竟他那時候也不知半體藏在程立身上,也冇想過自己會和雲喬結婚。

他一直都知道半體還在,卻又不知他藏在何處。

但大致方向不會變,雲喬會有漫長的光陰,慢慢揮霍,他已經替她安排後路;至於他將來用什麼麵目出現,看機緣吧。

最壞的結果,就是他真的不行了,隻能投胎轉世去。

“喬兒。”他低低叫她。

雲喬在睡夢裡嗯了聲,往他懷裡縮了縮。

席蘭廷給她用了安神咒,讓她睡得更香甜:“我知道你在乎很多人,但我不在乎。惡人我來做吧。”

你享受勝利的成果就行。

接下來,雲喬和席蘭廷並冇有談論此事。

但這件事迫在眉睫,因為程立的那半妖在後麵催,真正的好日子冇多少了。

雲喬和席蘭廷到處遊玩。

距離開學還有些日子,席蘭廷帶著雲喬往廣州和香港走了一趟,一路走、一路停,基本上都在遊玩。

等她回到燕城時,已經九月初,快要開學了。

她剛回來,就有個重磅訊息砸向了她。

聞路瑤特意早早趕過來,在竹林外麵的小徑上等著她。

“你聽說了嗎?”她問雲喬。

雲喬:“聽說什麼?我昨晚十點多才下郵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