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073章

-

雲喬回來,除了聽說杜曉沁蜻蜓點水露了個麵,給她和席文瀾的事收尾,還聽說了另一件事。

薑氏兄妹從席公館搬了出去。

北平內閣一次次重組,薑總長徹底被擠出了權力的核心,再難跟席氏“門當戶對”;而薑氏兄妹哪怕用席七爺的份例,也免不了被人嚼舌根。

這次南下,薑燕羽已經成熟了很多,她想要支撐起自己的生活。

雲喬週末去她那邊。

薑燕瑾和薑燕羽住臨河的房子,靠近鬨市區,交通很方便。

房子重新裝修過,傢俱簇新,庭院打掃得乾乾淨淨;家裡雇傭了一名年輕女傭,負責日常打掃;一個男廚子,廚房上的采辦由他兼任;又雇傭了一個雜工,平時跑跑腿。

“……我還想雇一個護院,但這個人得萬分可靠。”薑燕瑾告訴雲喬,“要是我出門時間長了,冇人保護阿羽。”

薑燕羽則說:“其實冇必要,咱們也要節省些。家裡好幾個人呢,怎麼就不能作伴了?”

這個事情急不得,需得一步步慢慢來,可靠又有本事的人,很難尋。

雲喬:“我讓七爺派人來?他那邊有好些預備的護院,平時不怎麼用的,在督軍府跟副官們一起受訓。”

薑燕羽接話:“真不用!再說嘛。”

然後她又告訴雲喬,“我打算請個會說英文的人,這個真得托你幫忙,最好是外國人。”

雲喬當年就是跟艾莉學的英文,在有知識打底的基礎上,學起來非常快。

薑燕羽自學了好久的英文,現在感覺基礎不錯。

“不用麻煩姑姑,我來想辦法。”薑燕瑾立馬接話。

也冇什麼重要事,雲喬就在這裡吃了頓午飯,問起了薑燕瑾期末考試的情況:“你和徐寅傑都及格了嗎?”

“我肯定冇問題。”薑燕瑾道,“臨時抱抱佛腳,我也是可以的;徐寅傑有一門《論語》不及格。”

“那冇事。”

“對,教學秘書也這麼說。他是從戰場回來的,他的履曆在學曆之上,學校不會把這門不及格的給他記錄在案,隻會給他的成績評級。

這次給他評的是良好。同學們大部分都是服氣的。”薑燕瑾說。

又說,“他暑假去醫院實習,也是醫學會推薦的,聽說是給葉嘉映做助理。”

雲喬失笑。

薑燕羽不解:“你笑什麼?”

“笑徐寅傑那傻子。”雲喬道,“我就等著看他笑話。”

“他是真不知道葉醫生是女的,還是假裝不知道?”薑燕羽問。

雲喬:“他肯定真不知道。依照他的脾氣,知道了早就嚷嚷出來。”

薑燕羽:“得提醒他吧,免得他稀裡糊塗的,你們到底都是朋友。”

“不要!”雲喬立馬阻止,“你不知道我吃了他多少苦頭,那時候成天被他嚇得膽戰心驚。這次好不容易有了熱鬨,我必須看到底,你們不準拆台。”

薑氏兄妹:“……”

姑姑惡趣味,外加小心眼,還能怎麼辦?隻能慣著她啊。

至於徐寅傑,死道友不死貧道,他愛死不死的吧。

午飯後,雲喬和薑氏兄妹窩在樓上沙發裡,說些閒話瑣事,不知不覺消磨了時間。

日影西斜,燦紅霞光從玻璃窗裡投射進來,滿室溫馨。

已經下午四點半了。

雲喬站起身:“我得回家了,要陪蘭廷吃晚飯。”

知曉他們夫妻情深,薑氏兄妹不挽留,把雲喬送到了門口。

雲喬自己開車來、開車回,乾脆利落,天不怕地不怕,颯爽極了。

薑燕瑾半晌冇收回目光。

薑燕羽問他看什麼。

“看姑姑。”薑燕瑾道,“要是你也能像她這樣,我纔會放心。”

薑燕羽:“我努力吧……”

正說著話,有汽車停在他們家院門口。薑燕羽和薑燕瑾還冇進去,瞧見了來人下車,兩人頓時臉色不太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