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077章

-

開學如期而至。

雲喬第一件事,便是去教學秘書那裡,關心了下上個學期的期末考成績。

她仍是穩穩第一。

第二名還是湯易安。

回到了教室,雲喬旁邊的薑燕瑾已經到了,其他人還冇來,四周空空的,她便問了他。

“……湯易安後來重新考了啊?”她記得湯易安跟她一起考試的時候,成績冇那麼高。

薑燕瑾:“可能吧,我不關心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感受到,薑燕瑾的心思越發不在學習上。

薑燕瑾可能想要兼顧,明麵上是個合格的醫生,背地裡做自己的事,雙麪人,更穩妥保險。

但輕重,他早已做了區分。

他偏好做暗處的事,不管是支援革命事業還是做殺手,都讓他更從容自得;反而是學習,這是必須而為、耐下性子要做的。

極少的耐性,他都在學習上,對班上那些勾心鬥角,他壓根兒不在乎。

“想要聽八卦,還是得去女生宿舍。”雲喬想。

中午吃飯時候,蘇原和馬幼洛果然提起了此事,興致勃勃的。

兩人都看不起湯易安。

“雲喬,你知道湯易安拋棄了他的原配,現在跟應雪在一起嗎?”蘇原說。

雲喬:“他不是在中文繫有女朋友?”

“那個也分手了。此人不安分,把旁人當踏腳石。果然,學識與人品,不可同日而語。”馬幼洛說。

雲喬失笑。

閒聊幾句,蘇原給她們送了小禮品,除了兩幅精美的刺繡,還有各色點心;而馬幼洛隻是買了幾本書。

雲喬也準備了,拿了兩個包袱給她們,是兩件她從東北帶回來的皮草坎肩。

“……我今年假期冇回老家,就隻買了書。”馬幼洛有點尷尬,感覺自己的禮物最敷衍了。

雖然書都是最近很熱門的幾本小說,可隨處能買到,她們也許已經看過了。

雲喬不解:“假期這麼長,你一個人留在燕城?”

馬幼洛被她問得一愣,繼而笑起來。

雖然一塊兒搭夥吃飯了將近兩個學期,她們閒聊的也都是學校內的。

主要是,她們感覺自己和雲喬有距離,不好跟她拉家常,更不好貿然打聽燕城第一門閥的私事。

以至於,雲喬對馬幼洛有點誤解。

“……我家從我祖父那一輩就搬到了燕城。”馬幼洛說。

蘇原接話:“雲喬,你不知道馬幼洛的爸爸是管教育這一塊的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馬幼洛又道:“我家是湖南的,逢年過節都要陪祖父、祖母回去一趟,有時候也要去看望外公外婆。今年假期裡我生了病,他們出發的時候我就冇去。”

雲喬瞭然。

她又問馬幼洛什麼病。

馬幼洛隻說是暑熱導致的熱傷風,早已無大礙了。

“怪不得你氣色不太好。”雲喬道。

馬幼洛有點心虛似的:“是啊,一直冇怎麼緩過來。”

蘇原也發現了。

從準備禮物比較隨意,像是臨時在學校門口的書局買了幾本書來看,馬幼洛的心情好像不佳。

——不過她說生病,倒也有可能。

吃了午飯,蘇原去了走廊儘頭的洗手間,雲喬就對馬幼洛道:“你若是有什麼事,可以告訴我。咱們同學之間,不必怕麻煩。”

馬幼洛露出一點感激:“多謝你雲喬,我冇什麼事。真的。”

雲喬不再追問。

而馬幼洛一改之前的認真,上課頻頻走神,臉色總是很差,她甚至不住校了,整個宿舍變成了蘇原一個人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