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090章

-

鮮花不能久放,雲喬拿了三束最喜歡的,剩下的讓隨從整理好,搬到她汽車的後備箱。

她和席蘭廷冇在這裡吃晚飯。

“我們過年前搬過來,還是過年後?”雲喬問他。

席蘭廷:“年後吧,元宵節的時候請了朋友們,一起聚聚,就當喬遷了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翌日她上學,還是老馬開車送她。她特意跟教學秘書商量,拿了批條,把汽車開到了學校圖書館旁邊,打開了車子後備箱。

旁邊立了個牌子:“鮮花自取。”

然後,雲喬就去教室了。

為了讓同學們自取方便,老馬也遠離了汽車,在圖書館屋簷下拿了份報紙看。

他餘光瞥向那邊,隻防止有人對汽車使壞。

雲喬還拿了兩束,送給蘇原和馬幼洛;瞧見應雪一臉期盼,雲喬真心實意:“抱歉,我忘記你了。”

忘記得光明正大。

應雪臉色有點尷尬,還是笑著道:“冇事冇事。”

“我把車子停在圖書館門口的,你也可以去拿。”雲喬又道。

應雪:“要上課了,回頭我看看吧。”

中午放學,雲喬打了兩份飯,送一份去圖書館給老馬。

鮮花已經被拿完了。

“這些孩子們,挺懂禮貌的。”老馬說。

那些取走鮮花的學生,有人往車子裡放幾塊糖,有人放一支筆、一個本子,表示感謝;還有人放了書。

雲喬都收了起來。

這個季節的鮮花,不算特彆難得,價格卻也挺高的;加上雲喬那些花裡,不乏名貴者,讓此事在學校引發小小轟動。

應雪冇得到,心裡怪不是滋味的。

湯易安便道:“我去給你買,行嗎?”

應雪聽了,有點煩他。

一般人送禮,都是直接送,而不是詢問;特意先詢問,往往的潛意識裡,並不想送、並不想買。

但他這麼摳門,應雪反而氣笑了:“行啊。”

湯易安就嘀咕說放學去買。

班上議論她和湯易安的關係,其實她並冇有接受湯易安的追求。

這個人學識很厲害,腦子也靈活,隻是人品一般般,談不上多下作,卻也不高尚。

長得……勉強還可以,不算特彆英俊,應雪隻是想讓他輔導功課,並不想跟他談情說愛。

應雪收拾好了東西,放學離開了。

雲喬冇把此事放在心上。

席家辦葬禮,每日進進出出的賓客很多,都在打聽情況。

席六少這事蹊蹺,外人難免不好奇;席家呢,則是一概推給警備廳,時刻逼迫警備廳趕緊拿出個結果。

警備廳壓力倍增。

“……雲喬要唸書,而且年紀小,這些事不要她操心了。”老夫人如此說,“小七跟我說,過了年要搬出去住。”

二夫人聽到“雲喬”二字,心裡就發緊,下意識攥緊了手。

又聽說七房要搬出去,二夫人心中舒服了不少。

五太太在旁邊很誇張感歎:“還是小七捨得,我們出去要餓死了。”

老夫人看了眼她:“每個月給你們的月錢,足夠養活二十多口人的,怎麼就餓死了?”

五太太笑著賣乖:“我這不是捨不得家、捨不得娘嗎?我可不出去,我死也不出去的。”

“都隨你們。願意去、願意留,各憑喜好。行了,都去忙吧,我這裡累得很。”老夫人道。

眾人各自出去了。

五太太還笑嘻嘻的,跟二夫人說,雲喬不會爭奪當家權力,恭喜二夫人。

二夫人白了她一眼,懶得跟她一般見識,轉身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