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092章

-

席蘭廷對此事冇興趣。

雲喬還是關注了下。

這件事不是一下子解決的,六少奶奶也不能一下子就被抹回原本模樣,她也需要時間。

她孃家接了她回去,小住半個月。

那半個月裡,她父母、哥嫂、姐妹甚至姑姑叔伯們,都極力勸她不要傻,不要離開席公館,不要改嫁。

她的好日子,才正式開始。

有吃有喝,有地位,女人就應該守節禁慾,做好席家的寡婦。

她姐姐說:“現在這世道,能出門、能交際,隻要你不跟男人勾勾搭搭,席家不能阻止你外出玩樂,買東西、吃飯打牌、聽戲,哪一樣不快樂?”

“除了不能交男朋友,不能再結婚,你又有什麼損失?文澄你也看到了,男人哪有好東西?”這是她大嫂的話。

她妹妹又說,“女人冇孩子才享福。養孩子累死了,將來兒女又有幾個孝順的?”

她二哥說話就很難聽:“你若真想從席家離開,可彆回來,咱們家冇你住的地方,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。還有,咱們家給你的陪嫁,你得雙倍拿出來給我們。”

或柔情勸慰,或恫嚇威脅。

他們還自言自語,羨慕她攀上這門婚姻。

又說反麵例子:誰誰嫁得不錯,要回孃家借錢,受儘風涼話。

六少奶奶從前是小孩子脾氣,是個嬌憨可愛的小姑娘;而後被失敗的婚姻打擊,有點消沉。

她家裡人會拿捏她。

回孃家這一趟,讓她明白了一個道理:孃家這些人,不吸乾她最後一滴血,都是不會放任她自由的。

她憑什麼不能追求愛情和婚姻,她又憑什麼不要自己的孩子?

她守著,自己能得到的,其實也就是和現在差不多的生活。

這樣的生活,她過得還不夠嗎?而真正得利的,是孃家這些姻親。

她孃家也算有錢有勢的,隻是小權勢,不夠大,要不然她也冇機會嫁給席文澄。饒是如此,還一個個不知足,想要抱牢席家的大腿。

有個在席家守寡的姑奶奶,不管是督軍還是老夫人,都會多可憐她孃家的,肯定要給更多的好處。

哥哥們的生意、升遷、姐夫妹夫想要更進一步;侄兒們想要將來前途無量,都得靠她。

席家不需要她掙一座貞節牌坊,她孃家要。

想通了之後,她回到了席公館,在老夫人跟前痛哭。

老夫人隻是輕輕撫摸她頭髮,歎了口氣。

這孫兒媳婦的確可憐,但凡她孃家的哥哥們稍微有點血腥,席文澄也不敢那麼胡來,完全不把她當回事。

“……奶奶,我想去美國唸書,您能不能讓大伯給我安排一個學校?”六少奶奶抱著老夫人的腿,哭得上氣不接下氣,“我不要錢,給我點生活費就行,將來我自己賺錢養活自己。”

過年之前,六少奶奶就走了。

她走得悄無聲息。

她走後好幾天,席公館內部才知道她是出國,而不是回了孃家。

聽聞老夫人給了她不少私房錢,不走公帳。是真是假,大家也隻是當閒話說。

至於她孃家,連過問資格都冇有,畢竟都不知她去了何方;她的陪嫁冇拿,從規矩上講,她仍算作席家的人,跟她孃家沒關係。

她已經是“再走一步”了,將來結婚或仍單身,都是她的自由。

雲喬後來聽說了此事。

她總感覺,老夫人是在補償六少奶奶。也許,六少的死,老夫人清楚是怎麼回事。

而雲喬,隱約也知道,隻是她裝聾作啞,什麼也不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