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095章

-

雲喬等人吃了晚飯,打算去薑燕羽那邊打牌。

薑燕瑾最近又忙了起來,不在家裡,隻薑燕羽一個人在家。

好在她有隨從,也有傭人,一個人也不用擔心什麼。

從餐廳出來,幾個人等司機開車過來,李斛珠突然拉了拉雲喬:“姑姑,你看那個女孩子,她長得有點像你。”

雲喬循聲望過去,發現不遠處的汽車上,走下了一位妙齡女郎。

女郎穿乳白色洋裙,外麵罩淡粉色格子風衣,長髮披肩,舉步婀娜。遠處看過去,隻感覺姿容譎灩。

雲喬看的時候,聞路瑤和薑燕羽也跟著看。

聞路瑤說話了:“不像啊,哪有雲喬漂亮?”

薑燕羽:“太遠了,我看不太清楚,眼神不好。”

這時,女郎已經轉過臉,正麵對她們。的確很美麗,但輸了雲喬一截,是遠不及雲喬好看的。

李斛珠略感尷尬:“剛剛下車的時候,側麵看真有點像。”

身段、頭髮,加上夜裡離得遠,那模模糊糊的側顏,的確有幾個相似的,隻是正麵的確不太一樣。

“因為她頭髮的樣式和長度。我也經常這樣披散頭髮,所以有點像。”雲喬道。

薑燕羽看了幾眼,說:“有點眼熟,我好些見過她。”

聞路瑤:“在哪裡見過?”

“好像是在家見過的,可能是北邊來的人。但我應該冇跟她說過話,所以有點印象,卻又印象不深。”薑燕羽道。

薑燕羽在京裡也有幾個朋友,也挺愛玩的,隻是不怎麼揚名。

人事變化太大,她現在已經和從前的朋友們斷了往來。

隻是有點像雲喬,無關緊要的,幾個人的汽車也來了,便各自上車。

秦白繁也留意到了這邊,發現有人看她。不過她冇在意,她出門在外,一定會引來男人女人的圍觀。

這次隨她義父南下,秦白繁不敢造次,在義父麵前小心翼翼的。

隻是身後的人,冷漠寡淡,令她心煩。

“……於鏊,你磨蹭什麼?”她抱怨了起來。

於鏊正在找副駕駛座的禮物。

跟契爺南下,到了燕城,第一件事當然是要拜碼頭。

祝家是第一位要見的貴客,然後是錢家;若可以,還要拜見青幫的大小姐,也就是上次把刀橫在他脖子的席七夫人。

聽到催促,於鏊忍了氣,半晌拿到了禮盒,這才下車。

“你麻煩死了!咱們已經遲到了,你還要祝家的人久等?我乾爹知道,會打死你的。”秦白繁氣色不善。

於鏊:“冇有遲到,約好是九點。”

秦白繁又翻了個白眼。

她是馬幫大佬秦餘的養女,而於鏊是秦餘的徒弟,也算是秦餘的義子——於鏊叫他契爺,也是乾爹的意思。

秦餘一生未娶,也不曾留下一兒半女。住在北平城,但城西一帶從來不涉足,每次不越過那條街線。

秦白繁是秦餘兄弟的遺孤,交給他撫養。他把義女養得驕縱跋扈。

有權有勢,秦白繁在京城可囂張了,甚至愛交際,還得了一個京城第一美人的稱號。

雲喬去馮家的時候,馮家的小姐們都在拿她和秦白繁比較,想知道她們倆誰更漂亮。

於鏊往裡進,秦白繁去挽他胳膊,被於鏊拒絕。

“你好好走路。”於鏊推開她的手。

秦白繁:“……”

這塊死木頭,氣死她了。

他們的確是先到的,坐了一會兒纔等來祝禹誠。

一瞧見祝禹誠,秦白繁有點驚訝:冇想到,青幫的大公子,不是滿麵凶相,也不是一身橫肉,而是個高大白皙、斯文儒雅的年輕人。

這是祝禹誠嗎?

“於鏊!”祝禹誠含笑,先和於鏊握手。

他們倆是見過的。

“大公子,好久不見了。”於鏊回握了他的手。

“你契爺呢?”祝禹誠問。

於鏊:“坐車不太舒服,在飯店休息。先讓我來見見你,你安排個時間,讓我契爺和祝龍頭一起喝杯茶。”

“這個自然。我爸聽說你們來了,也是很高興。”祝禹誠笑道,“來得湊巧,錢叔和大小姐都在,一次能見全了。”

秦白繁立在旁邊,心亂跳,居然冇顧上插話。

於鏊請祝禹誠落座,這才介紹秦白繁:“這是我契爺的養女,她叫白繁。”

祝禹誠衝她點點頭。

秦白繁腦子裡有點發僵,在祝禹誠跟前,完全不知自己該說什麼。

她腦子裡似放了煙花。

瞧見祝禹誠隨意放在餐桌上的手,秦白繁下意識道:“你的手真好看。”

於鏊:“……”

契爺把這位大小姐養得一點腦子也冇有。

祝禹誠卻是心頭一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