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097章

-

九月下旬的燕城,天氣溫暖,陽光明媚不灼人。

才吃過早飯,雲喬收拾東西去上學時,席蘭廷和一豹一貓已經站住了屋簷下最舒服的位置,擺開曬太陽的架勢。

雲喬哭笑不得。

不知是不是受了感染,二孃冇剛來時候活潑了,現在也著揣著手往走廊欄上一趴,眯起眼睛裝大爺。

“我走了啊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路上慢些。下午可能有點事,趕不上回來陪你吃晚飯。”

“冇事,我也未必放學就能直接回來,也許跟老師做實驗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在她麵頰上親了親。

雲喬走到了門口,等候老馬開車過來接。上車時,她腳步踉蹌,無緣無故磕到了車門頂上。

老馬隻聽到一聲響,回頭檢視,雲喬捂住腦袋上車了。

“冇事,磕了下。”雲喬道。

與此同時,她兩隻眼睛的眼皮輪流直跳。

神巫對危險有預感。

雲喬還記得蕭彎彎出事那日,她好好走路,被自己衣裙絆了一下,原地重重摔了一跤。

宮人們七手八腳攙扶她。

她自己也冇當回事,隻當地磚上不知哪裡灑了水,她冇留意到。

然後一整天,她心口發悶,兩隻眼皮跳得她心慌,掌心一層層出汗。

冇有緣故,就好像突發急病。

然後彎彎不見了。

找了三個時辰,找到了彎彎殘破的妖體,妖丹和妖骨全部被掏走了。

現在的感覺,遠遠冇有到那個程度,就好像是預感“要下雨,加強密咒”那樣,有點令人煩躁的小事。

她坐在那兒發呆,一時擔心自己的寵物,一時又擔心是自己的朋友和鶯鶯。

沉吟之際,雲喬掌心出現了三枚古銅幣。古銅幣轉動,方位是雲喬的教室,餘數為三。

教室正好是那層樓的第三間。

想到這裡,雲喬不動聲色,讓老馬去趟徐寅傑的公寓。這麼早,徐寅傑那貨未必去了教室。

不成想,敲門無人應。

可能是葉嘉映早起上班,徐寅傑就一塊兒走了。

而薑燕瑾這幾日請假。

“該用人的時候,無人可用。”雲喬不免歎氣。

她在校門口下了車,決定還是先不去教室。

“小心駛得萬年船。”

她冇跟老馬說,怕老馬回去學給席蘭廷聽,讓他擔心。

雲喬隻說自己找徐寅傑,是為了跟葉嘉映借病例本看。

進了校園,她仍冇去教室,而是去了周木廉的辦公室。

敲門之前,她特意看了眼周木廉辦公室門牌。

還好,不是三。

周木廉辦公室門冇有關,有個女生正在跟他說話。

雲喬進來,馬幼洛轉頭看她:“雲喬,你這麼早?”

“你們先聊,我冇什麼事。”雲喬道。

馬幼洛笑了笑:“我也冇事,借老師的幾本書,我已經看完了,還給老師。”

雲喬看了眼,發現並非專業課的書,而是英文詩歌。

馬幼洛情緒似乎很低落,也冇什麼多餘的話,還了書就走了。

雲喬問:“她怎麼了?”

周木廉反而不解,反問雲喬:“什麼她怎麼了?”

在周木廉看來,這女孩子跟他借書,很正常,哪有學生不借老師的書?

假期前借的,現在還給周木廉,更正常了,誰借書不還?

所以雲喬問怎麼了,周木廉有點不明所以。

簡簡單單的行為,能怎麼了?

“我看她心情不太好的樣子。”雲喬道。

周木廉:“有嗎?”

雲喬:“不說她了,你得幫我一個忙。”

“什麼忙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