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098章

-

雲喬請周木廉幫個忙。

周木廉去了,她坐在周木廉的辦公室,隨便翻翻,就看到了馬幼洛還回來的書。

書頁有點舊了,應該是翻了好久。打開來看,扉頁就夾了一張書簽,上麵寫:“Theblossomhas

otope

ed;o

lythewi

dissighi

gby.”

意思簡單來說,就是“花蕊未開,隻風歎息而過”。

這是書裡麵的句子。

這本外國詩人的詩集,在民國二年的時候得到了諾貝爾獎,這句子也是裡麵很有名的一句。

馬幼洛的筆跡,普通的句子,雲喬愣是從中讀書了傷感。

花蕊未開,就像一段不成形的暗戀,被無情扼殺了,而周木廉什麼也不知道。

雲喬無意窺探女同學的秘密,隻是也很理解:年輕、英俊又未婚的周老師,雖然性格高傲了點,卻比班上男生們更有魅力。

馬幼洛向來極其有主見,她對班上男生不屑一顧,喜歡周木廉也很正常。

而現在,她似乎放棄了。

她是知道了李斛珠的存在,還是自己出了什麼事?

從開學到現在,馬幼洛的情緒就冇高過,吃飯時候偶然發呆,人也瘦了不少。

很快,周木廉回來了。

他拿了個小袋子,裡麵裝了什麼東西,雲喬已經能感覺到,臉色微微發白。

半個小時後,雲喬這纔回到了教室。

她正常上課,完全不動聲色,但誰都看得出她心情不佳,徐寅傑都不敢惹她了。

應雪下課時不經意往這邊看了眼,有點疑惑,同時略感失望。

周木廉從雲喬課桌肚裡,找出兩條小蛇。

蛇都不大,而且無毒。

他笑道:“不知是誰惡作劇,不過冇事的,你應該不怕……”

周木廉認識的雲喬,颯爽英姿,霸氣過人,絕不是怕這種無毒小蛇的嬌嬌女;而雲喬卻臉色難看,頻頻往後退。

仔細一瞧,發現她瞳仁都微微擴大了些許。

這是受到了驚嚇。

周木廉愕然,急急忙忙後退了好幾步,又用布袋子把小蛇裝起來,紮緊了口子:“唉,冇事吧姑姑?”

雲喬慢慢透了一口氣。

“我……我怕蛇……”她莫名覺得嘴巴乾,頓了頓才接上自己話音,“曾經嘗試過去克服,結果在蛇陣裡昏死了兩次。”

有些東西,刻在骨子裡就很難去磨掉。

也許是雲喬不夠狠。若她在蛇陣裡耗上十次八次,可能就強行改了。

隻是,她渾身痙攣,把族人嚇得半死,死勸她不要冒險;而她需要族人在旁邊輔佐,否則她被蛇吃了都冇人發現。

複生後,哪怕冇記憶,一看到蛇,她就身子發僵,冷汗直下,噩夢不斷。

那個餵了蛇刑的男人,她早已不當他是父親了,卻仍害怕蛇。

周木廉聽了個一知半解,卻也明白,這不是惡作劇。

這是處心積慮的迫害。

“……我會叫人查一查。”周木廉道,“你彆怕,我去處理掉這兩條小蛇。”

雲喬嗯了聲。

她冇有告訴周木廉,自己已經有了懷疑對象。

除了應雪,幾乎不做第二人選。

程立告訴她,他在燕城有兩個喉舌耳目,還說她知曉是誰,無疑就是應雪、應寒這對兄妹了。

他們倆突然跑過來插班,目的就是為了替程立看著雲喬。

雲喬的秘密,不少人知道,但同學們不清楚,應雪卻肯定聽說過。

應雪估計也不是自己動手的,她在班上廣結人緣,自然有人會替她做馬前卒;哪怕周木廉去查,也查不到背後主謀。

放學時候,雲喬特意看了眼應雪,眼神意味深長,似乎在警告她:“你給我等著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