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03章

-

雲喬一天內解決兩件事,心情不錯。

她回家,坐在浴缸裡洗澡的時候,細細把這些告訴了席蘭廷。

“……應家那對兄妹,越看越卑鄙。一開始還覺得應寒挺耐看的,徐寅傑還羨慕他的短髮;應雪也挺美麗,內秀溫柔。現在看著,真猥瑣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聽了,不做評價。

雲喬讓他擦擦後背,他就用巾帕輕柔為她擦拭,然後又低頭去親吻她光潔後脊。

“不要說彆人了,聽著無趣,跟嚼了爛木頭似的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被他逗笑。

她隱約靈光一閃,突然想起他以前不是這樣的。

他以前的話不多,說一句是一句,不會搜腸刮肚裝下那麼多刻薄話。

現在張口就來。

“你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?”雲喬笑問他。

席蘭廷:“哪樣?”

“就是各種損人的詞,張口就來,這肯定不是一日養成的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一直這樣。”

“哪有啊,以前不這樣。”雲喬道,“記得有一次,狐妖大妃用羽毛做裝飾,你說她偷了山雞……”

那次,雲喬第一次在宮裡笑出聲。

好像是從那之後,他時常會撿些刻薄話說給她聽,逗她樂。

可能他自己都冇意識到。

但想想前因後果,那件事的確是個開端。

雲喬想到這裡,心就軟成了一團。

很早很早之前,他就為了哄她,而不惜一切的努力嗎?

“……是從那個時候嗎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其實早就意識到了,因為難得見她笑,心裡是開心的。

說些尖酸刻薄的話,她聽了高興,那他就努力去學。

一開始,有點不知如何啟齒,他也記得,畢竟有過很笨拙的時候;後來渾然天成,也忘了初衷。

“也許吧。”席蘭廷含混回答,不想把往事拉出來。

往事裡牽連了太多的愛恨,一不小心挖到痛處,帶出血肉,滿地狼藉不歡而散。

他掬了溫熱的水,澆在她後背上。

她很瘦,略微彎腰時,可以瞧見非常優雅流暢的曲線、明顯的蝴蝶骨。

席蘭廷又吻了下。

雲喬轉過身,尋找他的唇,勾住他脖子不放手。

最終,一浴缸的水潑了大半缸,果真滿室狼藉。

“卿卿,你要我怎樣,我便可以怎樣。”他低喃,“隻要你歡喜。”

雲喬在他手裡,幾乎想要窒息般,完全冇了自己的節奏。

明明是他想要怎樣就怎樣。

她氣息不勻:“你、你得了便宜還賣乖……”

席蘭廷低笑。

雲喬後來昏沉得厲害,身上發軟,由他擦洗乾淨,又由他擦乾了頭髮,被他抱上床去睡覺。

她做了個夢。

夢到了那個宮廷,明明初春的陽光很溫暖,她站在暗影處,卻周身孤寒。

人皇帶著人在後院看鬥獸,雲喬立在旁邊,正好有棵樹樹蔭落在她身上;解禁了的狐妖大妃立在另一側。

雲喬穿著樸素,頭髮簡單束了,披散身後;而旁邊的狐妖大妃,妝容精緻,紅衣勝火,頭上還裝飾了雉雞的羽毛,格外華麗。

饒是如此,她也不及雲喬美麗。

妖族變成人,什麼樣子也是註定的,不能隨意更改——更改了也維持不了太久。

狐妖大妃再如何努力,她也冇辦法像雲喬那樣自然天成的絕色。

離王到的時候,眾人行禮,狐妖大妃特意靠近,想要搭訕幾句。

他冷冷瞥了眼狐妖大妃:“此等不莊重,莫不是剛偷吃了山雞?”

狐狸愛吃雞,此刻又插滿頭彩羽,這話說得巧妙又刻薄。

總之,那一刻跟隨的內侍、朝臣們都在低笑;人皇也覺得好笑,帶頭哈哈笑起來;雲喬看了眼狐妖大妃的臉色,也忍不住笑出聲。

回眸時,才發現蘭廷正在看著她。

是她那個瞬間的笑容,造成了現在這個刻薄的男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