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07章

-

李斛珠一直有件事想問,又感覺自己自作多情。

“有次我們出去地理公園玩,查理斯跟著一塊兒去了。然後我們拍了不少照片,那本相冊我保管的。

你們搬走後,留下不少東西,我都運回國了。有些你的,也有些查理斯的。但那本相冊,我一直冇找到。你或者查理斯,是不是誰拿錯了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周木廉打斷了她的話。

“那可能……”

“不是拿錯了,是我特意帶走的。”周木廉道。

李斛珠詫異看了眼他。

周木廉的話堵在嗓子眼,半晌不知該說什麼,唯有低垂了頭,遮掩自己的失態。

半晌,他才抬眸,瞧見對麵的李斛珠也在微微發怔,情緒莫名。

“斛珠……”

“什麼?”李斛珠回神,眼睛裡似乎有水光。

“我們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能不能去看看你的相冊?”李斛珠出聲,壓住了他的話頭。

她不想聽他道歉,也不想聽任何違心的解釋,更不想問他未婚妻的事。

此刻隻有他和她,便足夠安慰她了。

“現在?”周木廉似乎有點驚訝,“可以。回頭我送你回家。”

李斛珠:“……”

已經入夜,城市霓虹閃爍,處處燈火葳蕤。

年輕女子,貿然去男士的寓所,似乎不恰當。

她也不是說現在,而是想說有空。但美麗的誤會發生了,李斛珠很貪婪想著,她隻是去看一眼。

看一眼相冊,那是她過去的回憶;看一眼他的公寓,那是他現在的生活。

除此之外,她不作他想。

她已經答應了哥哥,不會回頭去糾纏,令周木廉為難,也讓家裡蒙羞。

“好,吃了飯就去。”李斛珠道。

後來冇怎麼吃,兩人都說飽了,結賬回家。

周木廉的寓所不大,三居室。

李斛珠一進來,就四下打量。

房間收拾得乾淨整齊,床單被罩疊放得很平整;單身男子的生活,有點寡淡,寓所幾乎都帶著一點單調。

一間臥房、一間客房、一間書房。

其他房間都整潔,就書房亂七八糟的。

“我這邊有個做事的老傭人,她每天上午來,做好晚飯就走。都是她打理的。”周木廉解釋,“書房不讓她進,所以很亂。”

李斛珠:“她做事很勤快,家裡一塵不染。”

“是,我平日在家也少,就回來睡個覺,大部分時間在學校。”周木廉說。

他說著,請李斛珠坐,自己先去倒茶,然後倒了一半發現找不到茶葉了,又去翻箱倒櫃。

才倒好了茶,又想起李斛珠是來看相冊的,當即從書房手邊最上麵的抽屜裡,把相冊拿了出來。

他感覺自己很緊張。

比第一次做解剖實驗還要緊張。

他恨不能把自己最好的一麵,都展露給李斛珠;又擔心自己過分了,造成李斛珠的困擾。

這一番手忙腳亂,當他把相冊遞過來的時候,手肘碰到了茶杯,一杯熱茶倒地,全潑灑了李斛珠的腳上了。

李斛珠穿了雙高跟鞋,配玻璃絲襪,那杯滾燙的茶,全數倒了上去。

“冇事……”李斛珠站了起來。

後知後覺的,感覺到了輕微的刺痛。

周木廉:“你趕緊坐下,我看看。”

他按住了她肩膀,讓她坐在沙發上。

脫下了她的鞋襪,發現她的腳背已經被燙得通紅了,周木廉心疼不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