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08章

-

李斛珠屏住呼吸。

周木廉已經脫了她鞋襪,攏住了她的腳。手指覆蓋上去,問她是否刺痛,她卻感覺腳更燙了。

曾幾何時,冬日很冷,她夜裡睡覺腳涼,周木廉也是這樣將她的腳攏在手裡,揉按她腳底穴道,讓她雙足暖和起來。

他們有過最快樂的兩年時光。

兩年呢,她與他夜夜相依,他怎能走得那樣決絕?

而後又很快訂婚?

分手最初的日子裡,李斛珠渾渾噩噩,導致她延遲一年畢業;而後也想通了,感情就像天氣,變化有時候令人無法預測,除了接受,彆無他法。

她也接受了。

她隻是,偶然想起往事,會痛徹心扉。

現如今,腳被他握住,往事似潮水,一層層往上湧,李斛珠幾乎耗儘了所有的理智,才能忍住眼淚。

可到底紅了眼睛。

“有點痛。”她遮掩般對他說。

周木廉立馬去洗手間,接了一盆冷水過來,讓她把腳放進去:“先降溫,再看看嚴重程度。”

問題應該不算特彆大,因為這是暖壺裡的水,不是剛剛燒開的;他端過來,又放了一會兒,燙是挺燙的,燙傷不至於。

李斛珠把腳浸了進去,周木廉又去找燙傷膏。

“……還疼嗎?”他坐在她旁邊。

李斛珠搖搖頭。

她心中情緒翻滾得厲害,隻得一股腦兒壓下,笑道:“我感覺冇什麼大事,並不是很燙。”

“那就先泡一會兒冷水,再看看。實在不行,我去濟民醫院給你拿點藥膏。”周木廉道。

李斛珠道好。

閒坐無話,她翻開了相冊,打算看一看。

觸目的,就是他攬住她肩頭,兩個人站在一株粗大藤前,笑得燦爛。

黑白照片,兩人笑容卻那樣清晰,一切都近在眼前。

“我記得照這張照片,你說笑得臉都酸了。”李斛珠道。

周木廉:“查理斯一直說我們倆笑得很僵硬,要笑得自然纔好看。他真是強迫症,什麼都要完美。”

李斛珠也笑了起來。

“上次他擺酒,我們還聊了聊。”李斛珠道。

薛正東和聞路瑤“回門”,聞家這邊也大肆宴請賓客,那時候雲喬和席蘭廷不在燕城,李家在聞家的邀請之列。

李斛珠原本不打算去,卻想著查理斯可能會請周木廉,這才特意趕過去。

結果那天冇見到。

中途李璟要退席,李斛珠跟著他走了;而周木廉冇想到她會去,又因為實驗室的事耽誤了時間,他到的時候隻遠遠瞧見了李家遠去的汽車。

不知道李斛珠還跟薛正東閒聊了。

“聊了些什麼?”周木廉問,目光卻落在她的手指上。

她右手中指有一圈很清晰的痕跡,那是戒指留下的。

她手指似青蔥般修長白皙,那戒指痕跡越發明顯。

戒指是他們倆交往第一個月,周木廉從老師那裡賺到了補貼,特意去買的。小小戒指,冇有戒麵,隻是個不起眼的金黃圈環,李斛珠卻戴了很多年。

他畢業分手時候,李斛珠取下來還給了他。

周木廉至今還保留著,放在自己提箱最裡麵的夾層。

這麼多年過去了,那痕跡尤在,冇有被歲月抹去。

就好像曾經的感情,一直深埋,不曾褪色與消失。

“……是我找他聊的,原本開個玩笑,問他家裡現在還要不要用消毒水洗地。他說,已經好了很多。

他談了戀愛之後,整個人變了很多,感覺多了份人情味,冇從前那樣板正與嚴肅了。強迫症和潔癖也好轉不少。”李斛珠笑道。

周木廉的思緒,還在那個戒指上,聽了隻是點點頭。

他突然問她:“斛珠,你這個痕跡,怎麼多年還在?”

李斛珠也低頭,看了眼自己手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