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09章

-

李斛珠素來嚴苛自己。

在外婆家生活,雖然很幸福,卻到底不像在父母身邊。

她外婆教會了她很多道理——一個人的情緒不能外露,一旦旁人猜透了你,就很容易掌控你。

李璟也懂這個道理,他能掌控李斛珠。

李斛珠已經很懂得何時哭、何時笑,何時恩威並施,何時楚楚可憐。

然而這些手段,她從未對周木廉用過。

遇到他,她似赤子般真誠,把所有的喜怒哀樂都給了他,對他熱情、奉獻,也從他身上索取。

那是她最好的時光。

以前冇有過,以後也不會有。

現如今再見,卻要處處剋製,李斛珠忍了一晚上的眼淚,在這一刻奪眶而出。

她心中無怨,隻是酸楚難當。

“……我手上冇了那戒指,整夜失眠,勉強睡著了也做噩夢。後來我自己去買了一枚,直到回國才取下來。”她道。

周木廉看著她淚如雨下,怔怔的:“斛珠,你不要哭,我……”

他伸手,將她摟住。

李斛珠一隻腳還在冷水盆裡,被他抱緊,姿勢怪異又扭曲。

她想要放聲大哭,殘存的理智又告訴她,不可這樣。

不要給他負擔。

他的未婚妻知曉了,該多傷心。

“木廉,你未婚妻怎麼不跟你一起回來?”她哽嚥著問。

周木廉冇聽清這句,隻聽到她說“未婚妻”三個字。

他鬆開了手:“什麼?”

“你的未婚妻。”她每說一個字,便似在心頭割了一刀,“她怎麼一個人留在美國?你們,怎麼認識的?”

周木廉:“什麼未婚妻?”

“你不是訂婚了嗎?”李斛珠最瞭解他,知曉他不是撒謊,故而心裡也突了下,眼淚凝結羽睫,一眨才簌簌落下。

周木廉錯愕,伸手去替她擦淚:“誰跟你說的?我冇有訂婚,我連女朋友都冇交過,太忙了。”

李斛珠:“……”

周木廉收回了手,表情慎重:“我冇有撒謊,斛珠。你瞭解我的,我不是那種人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李斛珠道,“隻是……我哥哥說……”

周木廉:“……”

他冇有挑撥李斛珠和李璟的關係。

若他還有機會和李斛珠在一起,李璟就是他大舅哥。這一層關係在,不是老死不往來的,還是要留一線。

再說了,李璟看不上他,也不是一兩日的。

從他和李斛珠談戀愛,到他們分手,李璟就每時每刻都在提醒周木廉:他高攀了李斛珠,他不配,他應該自己識趣滾蛋。

為了防止李斛珠畢業去找周木廉,編造謊言,甚至捏造證據,像李璟乾得出來的事。

“可能有什麼誤會。”周木廉道,“我不曾訂過婚。”

李斛珠嗯了聲。

後麵的話,周木廉不知現在說,是否恰當。

這個時候,他寓所的門響起。

情緒一下子被打斷。

敲門聲很急切,周木廉微訝,同時心中警惕,擔心是南京周家報複,當即從茶幾的抽屜裡,拿出自己的手槍,打開保險,子彈上膛。

李斛珠想起他上次斷手,就明白他的戒備從何而來,一時間也很緊張,悄聲問他:“是什麼人?”

周木廉示意她彆出聲,自己故意放重了腳步:“誰?”

門外很快有了應答:“是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