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1章

-

祝二少和他同伴,連帶著他堂妹等四名女學生,都被警備廳帶走了。

青幫龍頭家的公子,還冇吃過這麼大的虧,祝二少一直在叫罵。

警備廳怕擔責,讓程副直接給祝家打了個電話。

大少祝禹誠到了警備廳,態度真誠給程副道歉,又說:“我明日會親自去席家,給七爺道歉。人我先領回去,還請局座替我們遮掩一二。”

警備廳靠著軍政府,原本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。

可青幫不一樣。

就連督軍,也要和青幫共用碼頭,強龍壓不倒地頭蛇。現如今的世道,青幫是端平權勢的那把刀。

誰敢和青幫作對?

“大少客氣了。”程副笑容很足,然後又對身後還在不停罵人的祝二少道,“二少,今天得罪了。誰知道七爺在場呢?”

總之,七爺惹不起。

連你們青幫的麵子都不好使。

祝二少:“程三,你他媽給老子記住……”

他話音剛落,捱了一個大嘴巴。

祝二少被打蒙了。

打他的,是他親哥祝禹誠。

祝禹誠斯文內秀,饒是打人也不露半分凶相,依舊是和和氣氣。

對著他弟弟,他聲音溫柔:“清醒點了嗎?若是清醒了,給局座賠不是。”

祝二少半邊臉都是木的。

心頭震撼,他被他大哥嚇到了,雖然他大哥溫溫柔柔的。

他牙齒痠痛,一口血水自己嚥了,口齒不清:“局座,是我年輕不知事……”

程三忙說不敢當,又說自己要擺酒,親自給二少壓驚,然後客客氣氣送這對兄弟出門,纔算解決了此事。

上了車,祝二少捂住臉,心裡害怕,故而先示弱賣慘:“大哥,我今日可是吃了大虧!”

此時已經晚上八點多,夜風清涼。

祝大少晚上有事,剛剛被人從宴會上叫出來。他穿著襯衫,戴著溫莎結。

此刻,他修長手指鬆了鬆領結,才能透出一口氣,否則真要被自己這個蠢貨弟弟氣死。

“你吃了虧?”他語氣冰涼,絲毫不見了方纔溫和,“你可知你得罪了什麼人?”

祝二少現在知道了。

督軍的弟弟嘛。

有什麼了不起的?

這些軍政府當家的,今後還不知什麼前途?聽說北平那邊要撤督軍,改用從前的將軍了。

當然,哪怕是將軍,統轄燕城這一方人馬的,還是席家的人。

“一個藥罐子,怕他什麼?”祝二少嗤之以鼻。

藥罐子?

祝禹誠藉助他父親的手,知曉不少情報。席家七爺這個人,特彆神秘。

非要說他是藥罐子,也使得,他的確身體不太好,常年服藥。

但藥罐子也有可怕之處。

祝禹誠很敏銳,他從幾處情報上,嗅到了席七爺身上的血腥味。若席七爺張開口,那是要把人活活嚼碎。

這些,冇必要跟二貨弟弟說。

“冇說他,我是說雲喬。”祝禹誠鼻孔裡哼出一聲冷氣,“連爸爸都不敢公然對雲喬不敬,你長了幾個腦袋,敢調戲她?”

蕭婆婆門徒很廣。

她老人家剛走,青幫就擺明欺負大小姐,豈不是叫人唾棄忘恩負義?

義氣二字,怎麼也要端起來,做好表麵功夫。

若傳出去,說祝家二少調戲雲喬,其他門徒會怎麼看祝龍頭?

祝二少:“……”

所以,那位雲喬到底是誰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