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12章

-

晚夕吃飯,雲喬還跟自己丈夫八卦了下李家兄妹。

席蘭廷見她熱情洋溢,是鉚足了勁要聊聊閒話,便順著她的話問了:“然後呢?”

“我和周木廉都感覺李璟不太對勁。”雲喬道。

“那便不對勁好了,又不犯法。”席蘭廷道。

這世上有各種稀奇古怪的感情,有些深、有些淺。席蘭廷活了太久,也在人世間行走過很長時間,實在見怪不怪了。

雲喬:“可我還是想看到周木廉和李斛珠破鏡重圓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因為任何的關係,圓滿才叫人開心。”雲喬道。

也因為,兩情相悅的人,能熬過時間與間隔,纔是令人愉悅的相逢。

席蘭廷似略有觸動,低頭吻了吻她的唇:“那你要永遠和我在一起,這才圓滿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這思路,劈叉得太厲害了,怎麼突然就從彆人一下子聯想到了自己?

她失笑,說他:“你患得患失的樣子,可不夠帥氣。”

“在自己女人跟前,要什麼帥氣?”席蘭廷不以為意。

“那要什麼?”

“要有肉吃。”他道。

雲喬越想越覺得好笑,幾乎笑軟在他懷裡,被他剝落了衣衫,吃乾抹淨了。

從視窗撒入的瓊華,一如既往很溫柔,也像纏綿後擁抱著雲喬的他。

方纔他薄汗層層,抿唇用力的樣子,讓雲喬的記憶回到了過去。

上清山的小屋,在暴雨無月的深夜,他們倆也這樣糾纏,彼此分享呼吸與快樂。那個時候的他,是真的幸福,還是僅僅偽裝?

“蘭廷,你從何時愛我的?”雲喬問他,“是我進宮之前,還是之後?”

席蘭廷將她摟在懷裡。

他冇回答這個問題。

這個問題的答案,對他很重要,他不想說得很輕易。

若將來有機會,他還是願意告訴她的。

“我覺得是進宮之後,日日夜夜的相處。”雲喬道,“你後來,為何不去孔雀河找我?”

你的心,可真狠啊。

“去了無數次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詫異坐起身:“真的?什麼時候?”

“你為何會覺得我不去?”他反問她,“你有這樣卑微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你何時去的?”她追問,“我一點也不知道。”

“暴雨的時候。”他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真不知道。

“你去了,為何不見我?”雲喬又問他。

她不懷疑,他冇必要撒謊。

席蘭廷沉默了一瞬,才道:“你不是不想見我嗎?”

瞧見了我,你總是不開心。

“我想的。”

雲喬又濕了眼眶。

見她這般,席蘭廷親吻著她:“告訴你了,不要翻舊賬,不要提往事。你也答應了,往前走,但還是非要說,每次說了又不高興。”

雲喬破涕為笑:“你在抱怨太太……”

席蘭廷頓時泄氣,認輸了般歎道:“太太做什麼都是對的。我錯了,不該抱怨太太。”

她摟緊了他脖子。

“那今後,不要放棄我。哪怕有再大的改變,你第一眼見到我,也要認出我來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我會。”

“蘭廷,謝謝你告訴我這些。也謝謝你去找過我。”她道。

席蘭廷摟緊她的腰,半晌才低喃了句:“傻孩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