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17章

-

過去的事,隻要心思稍微複雜一點的女人,大概都不能原諒席蘭廷。

雲喬好在所求甚少、對他太癡,才能不提往事,和他往前走。

回憶有點像下雨,每隔幾日便來一次;而雲喬不喜下雨天,每每都要因此而不快。

週一上學,薑燕瑾終於回來。

他給雲喬和徐寅傑帶了禮物,又跟雲喬借筆記。

禮物除了吃的,還有一盒子珍珠。

薑燕瑾這次出任務的地方,盛產珍珠,他挑選了最好的,帶了不少回來;他妹妹分好了,讓他送徐寅傑和雲喬。

徐寅傑瞧見了,哭笑不得:“我要珍珠做什麼?”

“這珍珠成色好,你送去首飾鋪子,給點錢加工成首飾,將來送女朋友。”薑燕瑾隨口道。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見他還不太樂意要,雲喬便說:“你送給葉嘉映,她家裡妹妹多。”

一語提醒了徐寅傑。

他這才高高興興收下,拍了拍薑燕瑾肩膀:“多謝了。”

而後他又問薑燕瑾,“你經常請假出去,是乾嘛?”

薑燕瑾:“家族買賣,一點小事。”

徐寅傑:“你怪不容易,唸書還要忙家事。你總這樣,學校恐怕不樂意,你當心醫學會給你穿小鞋。”

“不會。”

“你這麼相信自己?”徐寅傑嗤之以鼻,“醫學會……”

“我相信錢。這個學期開學,我藉口給醫學會捐贈物資,給了十萬大洋。”薑燕瑾道。

徐寅傑咋舌。

他豎了豎大拇指,誇獎薑燕瑾:“財大氣粗。”

然後又想起葉嘉映缺錢,而這些狗闊少拿錢當紙玩,不免唏噓,“你這麼能賺錢,帶帶我?”

“不帶。”薑燕瑾果斷拒絕。

“彆這麼小氣,咱們交情這麼……”

薑燕瑾:“跟你不熟,並無私交。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冷酷無情的薑少,麵白似玉,像玉石雕刻而成,缺少幾分活氣。

故而他的冷言冷語,格外刺心。

徐寅傑被氣得吐血。

雲喬在旁邊撿樂子,簡直笑瘋——最喜歡看徐寅傑被打臉了。

薑燕瑾帶回來的珍珠,雲喬分得十八顆,拿去珠寶行,加錢製成耳環、項鍊的墜兒和頭飾。

徐寅傑直接拿回家。

葉嘉映尚未下班,徐寅傑想了想,放在她床頭櫃上。

她房間從來不鎖門,甚至不關門。

用她自己的話說:“白天透氣,夜裡睡得舒服。”

老傭人把她的房間整理得乾乾淨淨。

徐寅傑在她床邊坐了坐,放下盒子,莫名感覺心裡某個地方,情緒一點點湧動,卻又不知緣故。

他往下一躺,睡在了葉嘉映的枕頭上。

徐寅傑心裡空空的,談不上綺思,隻是心頭一團亂麻。

奇怪了,以前喜歡雲喬的時候,目標明確、意圖鮮明;而現在,對葉嘉映的心情,總在遊離、壓抑。

好像哪裡不太對勁,又琢磨不透。

枕頭有點低,徐寅傑往上挪了挪,有個東西掉了出來。

長長的、窄窄的,兩頭有細細帶子,針線活比較粗糙,像是葉嘉映自己縫製的——外科醫生的縫合技術雖然很好,卻對針線活冇耐心。

徐寅傑拿在手裡,看了半晌:“這什麼?”

這些細長帶子,肯定是綁住哪裡的:新式的止血帶嗎?

他拿了出來,打算問問葉嘉映。

不成想,葉嘉映這晚加班;而徐寅傑這憨憨,把她的東西隨手塞大衣口袋裡,居然忘記了拿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