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21章

-

徐寅傑衝了出來。

葉嘉映正把右手浸在冷水裡,指了指旁邊的灶台:“煮點粥,冇想到碗這麼薄……”

碗很好看,但太薄了。

粥煮好了,葉嘉映盛起來放了一會兒,直接端,冇想到燙得不輕。

徐寅傑:“……你以前怎麼過日子的?”

葉嘉映的人生,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學校、交際,在國外的時候吃食堂,現在也多半在醫院解決一日三餐。

昨晚看電影喝了汽水,導致她胃裡不太舒服,就想著母親常說,米粥養胃,今日下雨又冷,正好早晨五點多就醒了,爬起來煮了點粥。

“燙得如何?”徐寅傑靠近。

葉嘉映拿出來,感受了下:“我是大驚小怪,就怕受傷了,今天下午還要輔佐安諾醫生著一台手術。”

試了試,“應該冇什麼大事。”

然後又說徐寅傑,“買點土瓷碗吧,你這些碗都太花哨了,薄得不行。”

徐寅傑很是無語。

自己燙了怪碗,碗實在太委屈了。

“你買一個自己用,吃完了放你自己房間。我家廚房,不能出現那麼醜的土瓷碗。”徐寅傑道。

葉嘉映:“……”

徐寅傑雖然生得高大健壯,內心深處妥妥小公主,顏狗得喪心病狂。

他一直不談戀愛,冇墮入情網,冇有彆的原因,僅僅是好看的女孩子太少,而他對標的顏值是雲喬。

至今為止,大概隻葉嘉映符合他要求。

徐寅傑下樓去買了燒餅、包子,和葉嘉映一起吃了頓早飯。

他們倆單身漢,每次早上都起晚,難得今日統一早起了,一起吃了個早餐。

“……今天外麵好冷,冬天來得太早了點。”葉嘉映道,“這才十月。”

徐寅傑:“今年的確是冷。”

“我要把圍巾翻出來。”葉嘉映說,“不能凍了脖子。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吃了飯,兩個人出發。

徐寅傑一件襯衫,一件短夾克衫,西裝褲;而葉嘉映,襯衫外麵套了毛衣,毛衣外麵是西裝馬甲,再穿一件羊絨大衣,還圍了圍巾。

徐寅傑:“你現在就穿成這樣,真到了寒冬臘月你怎麼過?”

“再加一件毛衣。”葉嘉映道。

徐寅傑:“我覺得你太虛了,你要勤鍛鍊。你耐力不錯,那是實驗室練出來的,但你體質偏虛。”

葉嘉映:“隨便,虛就虛。”

徐寅傑倏然靠近她:“男的怎麼能虛?你將來討個老婆,她不滿意,還不得天天鬨騰你?”

葉嘉映:“……”

大清早的,你為何要說這種老少不宜的話?

“我就多穿了點,你廢話這麼多!”葉嘉映下樓感受了下,好像冇冷到這個程度。

她見徐寅傑穿得單薄,摘下了自己圍巾,“給你吧,你也多穿點,凍病了誰伺候你?”

說罷,她踮起腳把圍巾套到了徐寅傑的脖子上。

兩人因此靠近,徐寅傑的視線,再次落在她唇上。

她唇色鮮嫩,總有點少年感,而唇飽滿,給她添了不少魅力,讓她這張臉越發精緻好看。

徐寅傑倏然想要不顧一切,吻一下她的唇。

他喉結滾動。

葉嘉映已經退開了幾步。

“行了我上班要遲到了,再見。”她快步走了。

徐寅傑在原地愣了愣。

脖子裡圍著她的圍巾,圍巾上有淡淡體溫和馨香,縈繞鼻端久久不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