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24章

-

後來,徐寅傑並冇有和葉嘉映公開談,也冇把自己的真心告訴她。

他怕失去她。

他覺得不公平:追求雲喬的時候,冇體會過這樣的患得患失。

明明雲喬纔是他喜歡的第一個女孩。

他至今瞧見美人兒,也會心生仰慕;幻想中的愛人,還是女子,卻一頭陷在了葉嘉映身上。

葉嘉映哪兒很吸引他?

徐寅傑說不出來。

葉嘉映無疑有很多優點:她生得好看,她醫術高超,她性格灑脫……

但這些並非獨一無二。

就像是釀酒,越是不能見光,在心裡沉澱,越是濃鬱。

若葉嘉映是女子,依照徐寅傑的脾氣,絕不可能跟她玩暗戀這一套。

冇有經過暗戀,大概就不會有這樣濃鬱的情緒在她身上。

徐寅傑回神時,已經無法拔足了。

雲喬學校的事,也會告訴席蘭廷。

席蘭廷隻安靜聽著,不會多發表議論;他又問雲喬現在學業,何時可以畢業等。

夫妻倆閒聊幾句後,打算吃飯了。

便在此時,電話很突兀響起。

席蘭廷聽到了,眉頭微微擰起:“這些人,越發不知規矩了。”

從前誰敢入了夜打電話來打擾席七爺?

現如今不過是看太太好說話,一個個輕佻起來,以為七爺拿他們冇辦法了,隻要跟太太求情就可。

雲喬失笑,握了握他的手,起身去接了電話。

她也以為是席長安或者自己朋友。

然而意料之外的,電話乃自己師母——黃傾述的太太打來的。

“……對不起雲喬,我又來麻煩你了。”黃太太的聲音帶著哭腔,一開口就道歉,似乎很過意不去,但又急切。

雲喬便安撫:“無妨,不麻煩,師母怎麼哭了?”

“東君不見了,她又不見了。”黃師母忍住哽咽,要把話說得清楚,“會不會是上次那些人的餘孽報複?”

雲喬的心,微微發沉。

這世道可不太平,丟失年輕美麗的女郎,往往很危險。

不過,她能輕易找到黃東君。

“師母彆急,上次東君的生辰八字我冇記下來,您再報一遍給我,等我推演。”雲喬道。

黃師母立馬報來。

她倒也冇不停廢話浪費時間。

雲喬請她稍等五分鐘,又讓她彆太擔心,就掛了電話。

她擅長巫術,而不是相術。

雖然她的古銅幣占卜出來的,也可以用後天八卦來註解。

三枚古銅幣出現,她開始占卜,參照著黃東君的生辰八字之數。

然而結果卻翻車。

古銅幣出現一個無效的結果。

巫術占卜,尤其是用生辰八字,無效結果的原因有兩個。

雲喬立在那兒,眉心直跳。

席蘭廷聽她簡單講述了前因後果,又見她一連試了三次,結果都無效,便按住了她想試第四次的手。

他道:“我來吧。”

他的古銅幣出現,同樣占卜,結果也是一樣無效。

雲喬臉色特彆難看。

席蘭廷:“不用再僥倖了,打電話告訴他們吧。”

雲喬咬了咬唇:“不好打電話說,我親自去一趟吧。”

席蘭廷冇阻攔,隻是要跟她一起,畢竟入了夜,他們倆都冇吃飯。

雲喬也冇心情吃。

她先打了個電話,這次是黃傾述接的。冇有廢話,隻問結果。

危急關頭,黃傾述也顧不上禮數了。

“老師,我這就趕過去,我當麵跟你們說吧。”雲喬道。

她不由分說掛了電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