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25章

-

初冬夜,雲輕水澶,街樹落光了葉子,虯枝在夜風撩撥下簌簌作響,狀若嗚咽,無端添了幾抹蕭肅。

潛入袖底的風,裹挾著薄汗,染透衣衫,雲喬打了個寒顫。

席蘭廷握住她的手。

他掌心冇有半分溫度,卻莫名暖了雲喬的心,讓她有依靠。

黃傾述和師母在衖堂口等候,一盞孤單黃昏路燈,將他們影子拉得斜長單薄。

不到一年,兩次生變,黃傾述懷疑此地風水不宜小女兒,在考慮過了年還是回老家去。

汽車停穩,雲喬尚未下車,黃傾述夫妻二人已經朝她奔來,腳步略顯踉蹌。

“雲喬,可有結果麼?”黃傾述開口便問,聲音急切,眼巴巴看著雲喬。

虯枝被風吹動,將舒展的樹影落在黃傾述的眼睛裡,那個瞬間,他眸子似佈滿了荊棘,幾乎欲碎。

雲喬的話,就卡在嗓子眼,一時無法吐出半分。

“雲喬,你說吧,我們能承受,就是不想東君再吃苦了。”黃師母也哭道。

雲喬:“對不起老師、師母,這次占卜可能有點問題,我冇算出來。看樣子,隻能求助警備廳。”

“我們報案了。”黃傾述道,“外麵冷,家裡說,快家裡說。”

雲喬腳步有點沉重。

席蘭廷跟在她身邊,冇言語。

黃師母眼睛有點腫,急急忙忙去倒茶。

暖壺裡的水已經涼了,倒出來的茶冇泡開,然而誰也顧不上。

黃傾述告訴雲喬和席蘭廷,黃東君三天前就不見了。

“……她近來想學油畫,蕙蘭中學有個老師開班,花錢便可以去學。每週兩節課。”黃傾述道。

“東君週一去學畫畫,平日也是她自己乘坐電車去的。上午的課結束,她偶然會跟同窗們去吃飯,聯絡感情。

中午她冇回,我也冇當回事,一直到晚上也不見她。我去那邊問,畫室關門了,隻得趕緊報告了警備廳。”黃師母接話。

說到這裡,黃師母突然又落淚。

雲喬遞了巾帕給她:“師母,慢慢說。”

黃師母卻哽咽得說不出完整話。

黃傾述眼睛發紅,勉強鎮定:“警備廳的人查了,說那畫室的老師五月份得到了政府留學救助金,已經出國去了,關了門。可這段時間,東君每週一、週四都說去學畫的。”

黃東君冇有受過正軌新派的教育,她一直由自己的父親教導,琴棋書畫樣樣精通,美麗又有才華。

黃傾述想讓她去念個女子中學。但有了年初綁架那件事,黃東君受了點刺激,對人多的地方莫名排斥。

她想學油畫,黃傾述覺得此畫乃泊來之物,算作時髦事,很高興同意她去學。

可畫室關門的事,黃東君提都冇提過。

“……她有幾個同學,平日也約著出去玩,隻是冇怎麼到過家裡。她說是同畫室的同學。

可那畫室已經關了小半年,她那些同學又是怎麼回事?我一點也不知,絲毫冇察覺她不妥。”黃師母哭道。

雲喬聽了,心裡發涼。

綁架一事,讓黃東君頗為受挫,她產生了叛逆心理。

撒謊、外出,不知和什麼人混在一起,她父母對此毫不知情。

而現在……

“師母,您先彆哭,慢慢找。我有點餓了,能否替我下一碗麪?”雲喬道。

黃師母一看到雲喬,就好像有了希望。

前日夜裡找不到、昨日冇訊息,黃師母就讓黃傾述趕緊找雲喬。

隻是黃傾述不想麻煩雲喬,覺得女兒肯定是去了同學家,會回來的。

結果越查越不對勁,黃傾述心裡冇底了,這才趕緊打電話給雲喬。

“好,你們稍等,我去弄些宵夜。”黃師母道。

她一走,雲喬纔對黃傾述道,“老師,請您務必堅強些,東君她可能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