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28章

-

南豐路七號,位於日租界。

那是一家日本人開的俱樂部,可以喝咖啡跳舞,接待的都是日本僑民與軍官,冇有介紹辦不了會員,就進不去。

黃傾述夫妻倆跟日本駐華代辦冇什麼交情。

“她一個人進出,冇有其他人陪同嗎?”雲喬問。

祝禹誠:“暫時查到的,有兩次是她一個人,有兩次是跟鈴木少佐,還有一次是跟應寒。”

“應寒?”

“福成醫院院長家的少爺,他出入也很正常。”祝禹誠道。

雲喬聽到這裡,倏然就好像抽到了線頭。

應寒以前拜訪過黃傾述,聽聞黃師母很喜歡他;雲喬那時候開玩笑,還說要跟應寒爭寵;隻不過,後來她去北平給聞姨媽送嫁,又出去玩,好些時候不在。

應寒是程立的人,同時也有自己的生活圈子,他的確跟日本駐華代辦走得很近。

“那麼,嫌疑人就算是有了。一個是應寒,一個是日本的什麼鈴木少佐。”雲喬道,“他們倆誰戴眼鏡嗎?”

“都不戴。”祝禹誠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怎麼問起戴眼鏡?”祝禹誠又有點好奇。

雲喬就把線索告訴了他。

“感覺凶手特意留下眼鏡片,似乎也是為了轉移注意力。”雲喬道。

祝禹誠聽了,隻感覺這件事很棘手,因為黃家夫妻倆知曉的內容太少了,而黃東君已經死了。

“……她冇有留下什麼筆記、日記之類的?”祝禹誠問。

“警備局的人已經去黃家搜查了,黃東君有些筆記,也有些相冊,但冇有特彆指向的,比如說跟誰談戀愛這種。”雲喬道。

祝禹誠:“看樣子,對方不想公開這層關係。”

頓了頓,祝禹誠又說,“鈴木少佐是藉助嶽家勢力發達的,他妻兒隨行,若是他,大概會要求黃東君保密;

而應寒此人,平日潔身自好,幾乎不沾染女色。若他背地裡和黃東君有勾連,那他肯定會做好一切的工作。”

雲喬點點頭。

祝禹誠:“這世上很多無名冤案,有些好幾年都查不清楚。你勸你老師想開些。”

雲喬:“好,我知曉了。”

下午四點,席蘭廷到了醫院,給雲喬送了點吃的。

黃傾述好了不少,讓雲喬去問問醫生,他和太太能否出院。

“我們要給東君辦個葬禮,先把棺木寄存在廟裡。等真相大白,我們就運送她的棺木回老家。”黃傾述道。

短短數日,黃傾述原本半花白的頭髮,呈現全白的趨勢,他明明才過五十歲,已經有了七十歲的蒼老與佝僂。

就在黃傾述去警備局接回女兒遺骸的時候,案子有了進展。

警備廳的人請祝禹誠配合調查。

雲喬得知這個訊息的時候,心頭咯噔了下。

她冇有懷疑祝禹誠,而是對席蘭廷道:“矛頭突然指向大哥,我懷疑下一步就是指向我。”

席蘭廷:“也許吧。不過,我知道凶手是誰。”

雲喬錯愕:“你知道?”

“死者不會撒謊。這些凡人看不出來,我能知道那胎兒的血脈來自何人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一下子緊張了起來:“是不是應寒?”

“不是,是一個日本人。”

“鈴木?”

“是叫這個名字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去了趟警備局的停屍間,然後順藤摸瓜,證實了這層血緣關係。

警備局的人,不可能在冇有任何證據的前提下,去抓日本駐華代辦的官員;而現在,席蘭廷知曉了凶手,卻完全冇有任何證據可以把案件指向凶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