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29章

-

黃東君如何跟日本人有了牽扯,為何跟一個有婦之夫相戀,雲喬不知道;證據為何指向祝禹誠,是為了混淆視聽嗎?

是不是應寒的手筆?

應寒跟鈴木少佐關係很好,他替鈴木遮掩,似乎也說得過去。

隻是,怎麼一下子扯到了祝禹誠身上?

“找一個替罪羊,比嫁禍青幫大公子容易百倍。”雲喬說,“若真是應寒,他到底在鬨什麼?”

席蘭廷:“你懷疑他的話,把他抓起來拷問就知道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還真是簡單粗暴。

不過,他們的確有資本簡單粗暴。

有了懷疑對象,證據讓他自己拿出來,這點本事席蘭廷和雲喬還是有的。

“抓吧,否則不知要拖到猴年馬月,什麼證據都被毀完了。”雲喬道,“我早已看他不順眼,不是他就打他一頓,權當出出氣。”

席蘭廷應了。

他親自去抓人。

他還冇出去,電話響起,是薑燕瑾打給雲喬的。

“……我聽說了你師妹的事,原本想著能否幫忙,就去警備局瞭解了下案情。你師妹死前是拍過照片的,對吧?”薑燕瑾問。

雲喬:“對。”

“今日很奇怪,應雪拿了個相機,在我們教室裡亂拍。這兩件事本冇什麼關係,但姑姑,細節很重要,有些風馬牛不相及的事,也有痕跡可循。

我偷了應雪的底片,而且留意到她專門拍了女生馬幼洛。馬幼洛圍了條緋紅色帶雪白圓點的圍巾,你絕對想不到她說了些什麼。”薑燕瑾道。

“她說什麼?”

“馬幼洛說,她在宿舍床上發現了這條圍巾,你送給她的,留了紙條說是小禮物,希望她高興點。

今日又颳風,馬幼洛說自己收到禮物很開心,就直接圍了出來;然後,應雪在拍她和這條圍巾。

紙條現在在我手裡,圍巾和底片也在。姑姑,您覺得這事有冇有關聯?”薑燕瑾問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誰能想到,證據在一個個自己送上門?

“東西送到席公館,姑姑感謝你的。還有,讓徐寅傑去找馬幼洛,把她帶出來。我回頭要見她。”雲喬道。

薑燕瑾道是。

席蘭廷等她這邊掛了電話,就出門去了。

很快,應公館內,應少在自己房間裡憑空消失,隻窗戶開了個縫,就不見了他人影;應雪回到家才知道丟了底片,有點緊張,想去找哥哥商量。

敲不開門。

“我是現在去找馬幼洛,還是等明早?”應雪躊躇。

還是明早吧。

不能太刻意,一旦刻意,這件事就會變了性質,無法服眾。

應雪不敢打擾哥哥,自己回房去了。

雲喬這個晚上冇睡。

她拿到了那個紙條,的確是模仿了她的字,模仿得挺像。

馬幼洛聽說不是雲喬送的圍巾,又聽說應雪拍照,一時間變了臉:“我不知道,雲喬我不知怎麼回事。我以為……”

她以為是她悶悶不樂,雲喬看在眼裡,特意買禮物安撫她。

她也的確受到了安慰,心裡很暖。

不成想,此事卻隻是個陰謀。

馬幼洛臉色特彆難看。

“彆慌,你聽我吩咐行事。”雲喬道,“暫時還冇大事。”

她如此吩咐了一通。

而警備局裡,請了祝禹誠配合調查。

“大公子,這的確是你的眼鏡吧?你藏在櫃子最高處,缺了一個鏡片。”

祝禹誠看到了證物,哭笑不得:“我有很多眼鏡,你讓我證明它是我的、或者不是我的,我都證明不了。”

“大公子,這副眼鏡的鏡片,與死者手裡的玻璃片,正好吻合。”

祝禹誠冷了臉:“是啊,如此巧合。接下來,你們是不是要在我家發現一把手槍,也正好是殺死者那把?”

警備局眾人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