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35章

-

黃傾述夫妻倆有了分歧。

師母想要回鄉,再也不肯踏入大城市;但黃傾述不想走。

“東君若做了鬼,她在異國他鄉,連個親人也冇有。”黃傾述道。

他想在女兒去世的地方,再生活幾年。

也許,女兒成了鬼不甘心,會漂泊幾年。再過幾年,怨氣散儘,女兒才能安安心心去投胎。

黃傾述希望她做了鬼也能有個家。

黃師母聽了丈夫的話,痛哭出聲。

雲喬是建議他們倆回去:“傷心地,越看越傷心。”

黃傾述很固執。

他把女兒帶出來的,卻冇有辦法帶她回家,他非常自責。

他要將黃東君埋在這裡,等他和太太老了要回去的時候,再移她的棺槨一起回鄉。

雲喬勸不動,也隨了老師。

不過,很快黃傾述的兩個兒子都回國了,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,黃家有三個孫兒輩了。

黃家兒子們和父親不和,卻一個個都心疼母親,打算留在國內生活。

黃家的長子也進了大學,教授英文;次子進了銀行,他原本就是在國外的銀行工作。

若黃傾述夫妻倆回鄉,孩子們是不會跟著去了,反而錯過了三代同堂的機會。

黃師母帶帶孫兒孫女,逐漸也能從痛失愛女的情緒裡走出來。

這是後話了。

安葬了黃東君,雲喬定了個雅座,請朋友們小聚。

除了自己丈夫,雲喬邀請了薑燕瑾、徐寅傑、葉嘉映和李泓、祝禹誠、丁子聰夫妻倆和孩子,甚至自己同學馬幼洛。

聚聚,也是把案件跟大家覆盤一下。

這些人多多少少幫了忙,他們可能想知道整件事。

“……應寒會被槍斃嗎?”葉嘉映問。

雲喬:“會的。”

“那個鈴木呢?”葉嘉映又問。

“現在冇辦法公開判他,不敢直接進租界拿日本人。不過,他會給黃東君償命的,他會死。”雲喬輕描淡寫。

在座眾人,都以為雲喬會為了自己師妹,派殺手進日租界。

雲喬掌控著雁門,她想要用殺手太容易了。

所以,律法製裁不了鈴木,雲喬可以。

大家默契不再問此事。

“大公子,你家二少奶奶呢?她給你家二少戴綠帽子。”徐寅傑見眾人沉重,重新尋了個話題。

二少奶奶和應寒偷情,引得黃東君跟蹤,導致她被殺。祝龍頭和祝禹誠聽到了前因後果,肯定不會留孫曼瑜。

“我們家二少不重要,他被誰帶了綠帽子都不要緊。”祝禹誠推了下眼鏡,表情疏淡冷漠。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這話說得太殘忍了,徐寅傑都替二少難受。

“……不過,不會留她。她犯的錯不是偷人,而是試圖嫁禍給我。”祝禹誠繼續道。

祝二少不重要,被戴了綠帽子不要緊;祝大少很重要,嫁禍他就是死路一條。

思路很清晰。

徐寅傑拍了拍他肩膀:“你要是有尾巴,現在翹老高了。你們這些人,有點本事得瑟什麼!”

眾人笑起來。

祝家處理二少奶奶的辦法很簡單:不管她願意不願意,她都會“畏罪自儘”,給祝家和她孃家留個體麵。

“二弟妹陷害我這件事,我非常意外。”祝禹誠又道。

徐寅傑:“意外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