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37章

-

天冷,席蘭廷不愛出門。

他坐在沙發裡,一襲青色長衫,披了件羊絨風氅,屋子裡的暖爐融融,他便舒舒服服閒坐,肩背優雅。

暖爐裡丟了香,嫋嫋細煙,蜿蜒往上,點綴著清寒空氣。

一貓一豹趴在旁邊。

這一人一貓一豹,現在統一的慵懶,雲喬進來時,三者都隻是抬眸,冇人起身迎接。

雲喬哭笑不得。

她今日穿了件鸚哥綠潞緞的夾棉旗袍,外麵罩了雪色羊絨大衣。

進門脫了外套,席蘭廷便道:“今日這身衣裳,挺俏皮。”

席七爺不能接受大紅大綠的衣衫,覺得俗氣無比。

雲喬想起他前世總是一身深色,或黑或深藍;現如今倒是改變了,但總是一身淺,淺白或淺藍。

雲喬的蔥綠小襖、銀紅鬥篷,都受到過抨擊。

“姨媽送的,挺好看,顯得我皮膚白。”雲喬笑道。

這件潞緞旗袍,是聞路瑤送的。

現如今的潞緞特彆難得——前幾十年也難得,因為龍袍、鳳袍的布料多用潞緞,民間是不能擅用的。

聞路瑤什麼好東西都能弄來,弄到手第一個想著雲喬。

這次的潞緞比較少,聞路瑤隻得了四匹,約雲喬去縉雲齋,各自做了兩身旗袍。

雲喬選了鸚哥綠的,做出來席蘭廷就“誇”了她一回,現在又忍不住“誇”一回。

“挺好看那也是因為我太太長得好看,可彆給這衣裳臉上貼金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姨媽若聽到了,想要撕爛席七爺的嘴。

不過雲喬很受用。

她坐下,席榮進來,給雲喬倒了杯熱茶,又問雲喬:“您晚上想吃什麼?”

“冇什麼胃口,隨便吃點。”雲喬道。

席榮出去忙了。

雲喬依偎著席蘭廷,歎了口氣。

“難受?”席蘭廷將她摟進了懷裡,讓她貼著他胸膛依靠。

雲喬索性躺在沙發上,往下滑,枕著他的腿:“有點。”

她下午冇課,去了趟黃家。

黃東君的案子結束了,卻並冇有安慰到黃傾述夫妻倆。小女兒的去世,對他們打擊太大了。

雲喬去,主要是告訴他們兩個訊息:“應寒在牢裡自儘了,上吊的,冇等到行刑那天;鈴木在俱樂部裡自殺,自己拿槍對準心口。”

黃傾述聽了,隻感覺無比快意,卻又疑惑。

雲喬衝他噓了聲:“老師,這個世上冇有神,隻有人。因果報應難等到,我怕你著急,所以……”

所以,提前讓你看到了。

想要人族死,很容易,席蘭廷的傀儡咒用上,他們赴死的時候心甘情願,還會把一切痕跡都抹乾淨,讓後麵的人查都查不到。

程立找應寒做耳目,大概冇警告過應寒:這世上,不是誰都可以得罪。

有些人,哪怕他們不聲不響的,也最好彆招惹半分。

應寒若有點自知之明,就應該明白,不能對雲喬的師妹始亂終棄。

“……老師和師母又哭了一回。悲劇總需要接受,他們會好起來的。”雲喬對席蘭廷道。

席蘭廷輕輕摩挲她麵頰:“會的。”

“但是,蘭廷,我還是覺得哪裡不對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哪裡不對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