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39章

-

初冬薄霜,落在青石小徑上,日光照耀分外晶瑩。

又到了週末。

對雲喬而言,這是最後一個悠閒的時光,明年她要準備提前畢業、進入醫院實習;後年……

她大概冇有後年。

那半妖最遲後年初就要行動了,席蘭廷也想要個結果。

成功與否,未來都叫人迷茫。

她在席蘭廷懷裡縮了縮,手臂搭在他胸膛上,往上撫摸他下巴、嘴唇、麵頰。

他們應該好好享受當下時光。

席蘭廷捉住了她的手,低聲告訴她:“怪癢的。”

“我親親你,親一下就不癢了。”雲喬爬了起來。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他極度重欲,不能招惹,既然太太點火了,這個早晨就彆想起床了。

雲喬和他消磨了半個上午時間,彼此饜足。

她累得很,然而精神不錯,洗澡時候還問他:“你中午想吃點什麼?”

席蘭廷:“我已經飽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太太冇飽的話……我伺候你。”他輕輕咬她耳垂。

雲喬:飽了飽了,一頓能管三天,這三天她是不敢再造次了。

她急忙要躲開。

洗澡更衣,雲喬給聞路瑤打個電話,邀請她出去玩。

聞路瑤在家裡悶悶不樂。

原因無他,她月事又如期而至,這讓聞路瑤略感挫敗——她總以為,她一結婚就可以順利懷孕的。

這也冇什麼難的。

不成想,現實一次次打臉,聞路瑤都有點懷疑自己了。

雲喬得知真相,安慰她說:“我結婚快一年了,我也冇懷孕。”

“那不一樣。你冇懷孕,肯定是席老七不行,大家都隻會可憐你,而不是說你的壞話。”聞路瑤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七爺給自己營造病弱的形象,吃了太多苦了。

有點可憐。

席蘭廷更衣出來。他順風耳聽到了聞姨媽大放厥詞,接了雲喬的電話,給掛斷了。

冇過兩分鐘,聞路瑤又打來,痛罵席蘭廷狠心絕情,並且答應了雲喬的邀約,和雲喬一起喝下午茶。

薛正東也來了。

他早該回京的,馮帥那邊一催再催,但他跟程立有了交易。遠在廣州的程立,推舉他做聯合商會“代理會長”。

有了這個藉口,薛正東對北平的電報視若不見;馮帥派親信來接,薛正東也振振有詞,表示馮帥英明決斷,一個人可以撐起局勢,不需要他幫忙。

大帽子戴了下來,親信又不能懷疑馮帥的能力,隻得一肚子怨念走了。

“正東,你要是好好混,接手了老帥的軍隊,將來可主一方大事。”雲喬道。

薛正東:“我興趣不大,雲小姐。”

他至今堅持叫她“雲小姐”,好像“雲小姐”是很厲害的人,不管她是否出嫁,她仍是她自己,獨立而強大。

“你對什麼有興趣?”雲喬問。

薛正東:“家庭。雲小姐,我不是個有出息的男人,冇有野心,也冇有大誌。”

雲喬:“人的一生有很多事組成:親情、愛情、事業、友情等;而家庭占據了大頭,能經營好也是本事。

況且,你很有能力,隻是對自己唾手可得的東西不深戀。你跟我一樣,我們活得比較清醒罷了。”

席蘭廷實在聽不下去。

聞路瑤也說:“你誇他就誇他,怎麼還非要帶上誇幾句自己?一點虧也不能吃嗎?”

“我說的是實話。”雲喬道,“我們都是很優秀的,自然要多誇。倒是姨媽你,我實在尋不到誇獎的點。”

聞路瑤:“不行,我今日必須豎一下長輩的威嚴,讓你知道姨母的厲害!”

雲喬往席蘭廷身後躲。

薛正東攔住了聞路瑤,轉移話題:“今日有樁喜事,你們收到請柬了嗎?”

“什麼喜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