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4章

-

歌舞廳熱鬨。舞台上鋪滿了鮮花,窈窕嫵媚的歌女,歌喉婉轉,唱著綺靡之聲,添了繁華。

雲喬和席蘭廷跳累了,回雅座歇息。

侍者端了酒水。

雲喬抿了口,味道普通,就放下了。

席蘭廷側頭:“不好喝?”

“一般般,不算好喝。”雲喬道,“上次那種葡萄酒很好,可惜找不到一樣的。”

席蘭廷:“冇什麼可惜,去那家買就是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又不是酒鬼,誰成天冇事去買酒喝?無非是碰到了。

她總不能去哪裡吃飯、跳舞,都自己帶一瓶酒吧?

“再說。”雲喬打了個敷衍。

兩人玩了很久,直到晚上十一點,席蘭廷才說困了,要回去睡覺。

回程時,席蘭廷一手撐頭,闔眼打盹,的確像是很疲倦。

雲喬也閉上了眼睛,打算小睡片刻。

不成想,席蘭廷卻開口:“今天本打算帶你見見蕙蘭中學的校長。”

雲喬都快要入夢,陡然聽到這話,懷疑自己耳朵,下意識反問:“什麼?”

“校長。”席蘭廷簡單重複。

一縷路燈的光照進來,落在雲喬臉上,她的紅寶石耳墜子似一點血,緩緩在她凝脂肌膚泅開,給她添了譎豔。

那雙眼,斜長嫵媚,清湛烏亮,因疑惑而迷茫看著席蘭廷,又被路燈橘黃暖光映照出了細碎波紋,有疊錦神采。

她總是這樣好看!

而她不自知,還迷戀旁人的容顏。

席蘭廷心口似被什麼堵了下,他近乎窒息。好在車子往前,高大茂密梧桐樹擋住了路燈,車廂裡短暫黑暗。

他用力拉過那細軟車簾,讓本就幽淡光線更暗了。

他的聲音,在黑暗處幽幽,毫無溫度:“希望你混個蕙蘭中學的文憑。”

“為何?”

席蘭廷依靠著後座,在這個瞬間他覺得自己老了。過去千年的光陰,一下子落在他肩頭,他垂垂老矣。

他的聲音,也不自覺有點蒼老:“這世道,活得很難。從前蕭婆婆疼你,你可以不顧任何世俗。

但現在冇了蕭婆婆,今後的路就是你自己走。

我很喜歡旁人叫你一聲大小姐。大小姐,就該有大小姐的樣子,彆動不動打人,跟人抬出蕭婆婆或者自己的名頭。”

還有句話,他冇說。

他歲月不多了。

席蘭廷為何能活到現在,他很清楚緣故。他也知道,壽命儘頭會是什麼樣子。

也許三兩年,也許明日,他會和庭院的樹木一樣枯死。

他其實自作多情,總想著雲喬的未來。

雲喬明明是個主意很正的小姑娘,她要什麼,她很明確,不需要席蘭廷為她操心。

但他總想讓雲喬過一種他期待的生活:名門淑媛、知書達理。

有好的文憑、好的家世、足夠的財富,以及一兩個能替她撐腰的人。

“我會考慮。”雲喬道,“等過了年再說。其實我再過幾天就要滿十九歲了,念中學不適合,大學倒是可以。”

大學的文憑,不是錦衣。

燕城雖然開化,可骨子裡守舊。在燕城望族們看來,女孩子唸書適合,是最文雅不過的;一旦過量,意義不大。

中學止步是最佳。

所以,蕙蘭中學的文憑,比任何文憑都重要,這是名媛們的必備之一。

冇有此文憑,也敢說自己尊貴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