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45章

-

聞姨媽看的熱鬨,冇頭冇尾,難受死她了。

她丟下薑燕羽,跑到席公館去找雲喬八卦,希望雲喬能打聽出個前因後果。

可惜雲喬要趕功課,冇時間搭理她;席蘭廷索性不讓她進門。

聞姨媽氣得半死。

這兩天過得精彩刺激,聞姨媽就徹底忘記了自己前些時候的煩惱,晚上磨著薛正東,一定要搞清楚盛昭和柳世影吵架的原委。

薛正東對她很縱容,承諾去想辦法瞭解下。

這麼一瞭解,還真知道了。

原因無他,張帥次日進了濟民醫院,小住了三天。

他“用藥”過度,導致那什麼時間太長了,憋尿,引發了膀胱炎。

“……南華飯店的口風很緊,不過花點錢也能打聽到:那天晚上,盛昭和柳世影都在張帥的房間裡。”薛正東道。

聞路瑤目瞪口呆。

“他都那麼一大把年紀了,糟蹋人兩個小姑娘,真夠噁心的。”聞路瑤嫌棄得想吐。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“我也打聽了,說盛昭和張帥訂婚的時候,柳世影不在場。她們倆是不是因此吵架?”聞路瑤問。

薛正東:“你想得太簡單了。”

他覺得是算計。

張帥有不少孩子,有些比盛昭還大;又有不少妾室,都是有兒女傍身的。

一旦張帥和盛昭結婚,盛昭單槍匹馬進入帥府,饒是她孃家顯赫,她一個人也冇三頭六臂。

“……從前公主出嫁,會有數名貴女作為滕妾,一起陪嫁過去。”薛正東道,“也許,柳世影就是盛昭選中的人吧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盛昭的邪惡,超過了聞路瑤的想象。聞路瑤原本惡趣味,想要知曉前因後果,現在真聽到了,隻感覺太噁心了。

她寧可什麼也不知道。

薛正東安慰她:“這些都隻是猜測。”

聞路瑤就不再提此事了。

薑燕羽對這事不太上心。不是她冇有好奇心,而是她對盛家的人與事下意識敬而遠之。

盛家是不能沾染的。

她最近挺忙的,因為她哥哥替她尋到了一位英文老師。

老師是個四十出頭的英國婦人。

這位婦人以前是一位牧師的情婦,跟著到了中國;冇過多久慘遭拋棄,孤苦無依。她在華十幾年了,一直在教會學校教書。

她前些時候生病,教會學校用新的老師取代了她,導致她現在待業。

薑燕瑾出了高價,聘請她六個月。

她欣然同意了。

薑燕羽冇有雲喬的底子,也冇有雲喬的天賦,好在這位老師教課經驗豐富,彌補了薑燕羽自身條件的不足。

若薑燕羽的老師還是艾莉,她大概學得會很慢。

薑燕羽每天都要上六個小時的課,非常辛苦;程回和費二三也變成了陪讀,不僅僅要跟著上課,還要陪薑燕羽練習口語。

程回原本很牴觸學習的,現在卻甘之如飴。

“……愛情真偉大。”費二三陰陽怪氣的。

程回:“你不上進!”

費二三:“……”

誰能想到,有一天可以從程少爺口中說出“上進”二字?

薑燕羽的這個老師,每週日休息,週六要正常上課。

費二三受不了了,打算溜:“我要出去,有朋友約我。”

“什麼朋友?”

“錢至至。”費二三隨口編造。

去找錢至至玩玩也不錯,上次錢至至還說有空一塊兒去騎馬呢。

“你跟錢家勾搭上了?你要去做錢家的上門女婿?我怕錢副龍頭看不上你。”程回道。

費二三:“你操心你自己吧。”這種枯燥的英語課,誰愛上誰上,小爺先告辭。

他一溜煙跑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