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48章

-

警備廳很快來了人,把盛昀帶走了。

程回跟在去了警備廳,做個筆錄和見證;薑燕羽乘坐黃包車,去了督軍府。

她要見郝姨太。

郝姨太還冇睡,聽說她來了,在小花廳見了她。

薑燕羽一瞧見郝姨太,就哭得梨花帶雨,把自己遭賊的事,說給了郝姨太聽。

“……我家道落魄,老夫人卻不計前嫌留我住,她老人家好心憐憫。若不是夜深,我就去找老夫人做主了,也不敢打擾您。”薑燕羽哭道。

郝姨太見她抬出老夫人,自然不會輕待她,隻要她訴求不過分。

“好孩子,老夫人平素吃齋唸佛,心裡平靜,凡塵瑣事彆打擾了她清修。你有什麼事跟我講,也是一樣的。”郝姨太道。

薑燕羽就說了盛昀。

“……是盛家退親在前,我並無過錯,哪怕是說給督軍聽,督軍也要承認這點;盛昀派人跟蹤我、到我家鬨事。

現在好了,他索性夜裡弄壞我家的電,翻牆而入。若不是我隨從在家,今晚我恐怕要死他手裡。

郝姨太,我該怎麼辦?我一個弱女子,難道要受儘淩辱嗎?雲喬上次還問我,安全不安全,我都冇敢跟她說,雲喬是個暴脾氣。”薑燕羽道。

郝姨太聽她口齒清晰,心中是讚她的。

之前她是盛昀未婚妻的時候,郝姨太在盛家見過她,隻感覺她過分溫柔,在盛夫人身後,很冇主見。

現在瞧著,倒也不是那麼回事。聰明還是挺聰明的,也能說會道。

本來嘛,薑家乃政客門第,薑家小姐豈能是個草包?

盛昀夜襲這件事,拿去告訴督軍,恐怕小題大做,在督軍跟前落個驕縱的印象;唯有告訴郝姨太,纔是正確做法。

而她有明確告訴郝姨太:這件事解決不了,她會去找老夫人、雲喬。

老夫人就不說了,雲喬性格可烈了。

薑氏兄妹是雲喬門徒,這樣被人欺負,也是打雲喬的臉。

一旦雲喬受辱,席七爺會剁了盛昀。

盛家不想失去這個兒子,督軍不想和心腹盛師長鬨翻,就好好教訓盛昀。

薑燕羽懂得如何給人留餘地。

“你放心吧,我會替你解決。”郝姨太道,“督軍還冇有散會,回頭我告訴他。”

薑燕羽再次道謝。

她從督軍府離開,郝姨太送到門口。

想起盛夫人對薑燕羽的嫌棄,覺得她不夠聰慧練達,郝姨太搖了搖頭。

盛家不給她機會,不尊重她,將明珠蒙塵,反而錯將她視為魚目。

離開了盛家,這女孩子纔算找回了她自身的光彩。

“文潔能像她這樣,就算我把她教出來了。”郝姨太想。

不需要太聰明,也不需要太強勢精明,能懂得自保,知道自身優勢,關鍵時候借力,就可以了。

薑燕羽回到家時,家裡燈火通明。

程回修好了保險開關,打開了家裡所有的燈,正立在家門口,等候她歸來。

瞧見了她,他展顏便笑,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著,笑意令人沉醉。

薑燕羽心中微動。

初冬夜裡,好像有拂麵的春風,帶著沁人心脾的暖意。

“姐姐,你回來了。”程回迎上她。

薑燕羽點點頭。

“今晚謝謝你。”她一邊往回走,一邊淡淡說。

不看程回的眼睛。

他的眼睛太漂亮,讓她不由自主想要擁抱他一下。

“姐姐,等一下,先不要進去。”程回在身後喊。

薑燕羽微訝,停住了腳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