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5章

-

雲喬對文憑興趣不大。

她想要學真本事,比如說西醫。

蕙蘭中學學的,是國文、算數等,根本不適合雲喬。

席蘭廷不再開口。

雲喬有時候琢磨不透他心思。還是那句話,要體諒七叔的奇思妙想。

兩人回到席家,已經深夜。

雲喬最近時常跟著七叔熬夜。夜裡回來,她也懶得走正門,直接翻牆上二樓。

第二天,長寧早早出門。

錢叔傳信給她,讓她去一趟。她回來之後,找了雲喬。

“……錢叔說,昨日席家七爺把祝誌誠打了一頓。祝誌誠住進了醫院,縫了好幾處,胳膊和腿三處骨折。”長寧道。

雲喬:“胡說,我一直和七爺在一起。”

“小姐,冇說七爺親自打。”長寧抿唇笑,“你這麼著急替七爺辯護,七爺可知曉您一片癡心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作勢要打長寧。

長寧笑著退開了,又說起正經事。

“錢叔說,祝龍頭要請小姐吃飯。”長寧道,“問小姐何時有空。”

祝龍頭這個人,真是市儈過人。

冇有席七爺出麵這檔子事,他估計也不會想見雲喬了。

雲喬神色淺淡:“冇空,最近太忙了,冇時間吃飯。祝家的飯,我也吃不起,你讓錢叔把這話告訴祝龍頭。”

長寧道是。

她家小姐可不是軟柿子,召之即來揮之即去。

祝龍頭想要拿捏小姐,恐怕也是癡心妄想。

長寧去回話了。

這天悶熱,半下午烏雲密佈,然後下了暴雨。

暴雨持續兩個小時,黃昏時分放晴。地麵深深淺淺水坑,被暖陽映照出了一片片金箔,璀璨輝煌。

雲喬坐在窗台上,掌心三枚銅幣,望著天空。

她默默計算,銅幣轉得極快。

敲門聲打斷了她思路。

“雲喬小姐,有您的電話。”女傭在門口道。

雲喬一聽電話,頭皮要炸,頓時想到了那個該死的徐寅傑。

“是誰?”

“一位姓祝的先生,他說是您朋友。”女傭回答。

祝?

不是徐寅傑就好。

雲喬這纔開門、下樓。

電話裡的人等了片刻,雲喬餵了聲,那邊立馬有了迴應。

“雲喬,是我,祝禹誠。”聲音溫柔,低沉動聽。

祝禹誠原本有點模糊麵容,隨著這聲音,在雲喬腦海中逐漸清晰。

那是個很白淨的男人,戴著金絲邊眼鏡,喜歡穿得很正式。他係溫莎領結,氣質翩翩。尤其是他的手,修長潔白。

在遇到席蘭廷之前,那是雲喬見過最好看的手了。

雲喬不迷戀誰的手,隻是若男人手指好看,在雲喬心裡很加分。

“你好,祝少。”她迴應。

祝禹誠笑聲溫醇:“上次還叫我大哥,現在不認得了?”

“世情萬變,這點相信大哥你更有體會,是不是大哥?”雲喬道。

你喜歡聽,那多叫幾聲給你聽。

反正忘恩負義的人又不是我。

“雲喬,這其實真有點誤會。”祝禹誠道,“電話裡說不清,咱們見個麵吧,一起吃頓飯。

你若是覺得太正式,不如這樣,大哥先請你吃飯。你有什麼話,大哥都可以替你轉達。”

祝公館的大公子,笑麵虎,殺人時都能保持唇角噙三分笑。

他的親切,對雲喬毫無意義。

這是個很危險的男人。

“大哥,我隻有一句話想問。”雲喬拿著話筒,“大哥若是回答了,那不用你請客,我請。”

“你說。”電話那頭的聲音,帶著十二分誠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