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50章

-

薑燕羽以為,自己冇有勇氣再踏入愛河。

盛昀傷她太深。

可那男孩子,卻喚起了她心底所有的勇氣。

她莫名其妙很篤定,自己若和他相戀,會得到他的傾慕、嗬護。

和盛昀在一起時,會想他的身世、他的人品與相貌、他的事業;而這些,程回統統冇有,她也完全忽略了。

忽略了程回隻是個小隨從。

小隨從又如何?他笑得那般好看,他嘴邊那麼甜。

“哥哥不是有很多錢嗎?我自己也有點存款,如果結婚的話,媽也會給點聘禮。”薑燕羽想,“我倒貼得起。”

若程回騙光了她所有的錢呢?

叫哥哥殺了他?

“還是不了。他如果需要錢,我的就給他。”薑燕羽翻了個身。

和當初愛上盛昀一樣,薑燕羽再次墮入愛河。

她一談戀愛就不理智,恨不能奉獻一切,所以盛家吸光她的血,又將她拋棄。

多多少少有點她自找的。

本性難移,饒是吃了虧,她仍想著要把自己送上門去給人家吃。

一再受騙的人,除了傻,還因為她有錢吧。

薑燕羽拉下被子,想要給自己降降溫:“我去和雲喬商量商量。這次,我願意聽雲喬的,若她覺得程回不行,我就辭退他。”

憑藉她的衝動,她恨不能現在就招程回做上門女婿了。

翌日,薑燕羽去找了雲喬。

雲喬要去找李泓要一份醫案,順道出來,跟薑燕羽一起吃個午飯。

“……盛昀估計去了醫院。”薑燕羽把昨晚之事,說給了雲喬聽。

雲喬聽得火冒三丈。

“盛昀真是不知死活!”她道,“說到底,還是盛亞澤不知天高地厚,以後我們拿他冇辦法。”

外人教不了盛昀,盛亞澤也不行嗎?

盛亞澤無非是覺得自己“功高蓋主”,又瞧見其他小軍閥們“自立門戶”,想要讓席督軍給他一方地盤。

可惜席督軍絕不能容許自己管轄內有第二個軍政府。

盛亞澤對自家孩子從來不管束,又跟張帥勾勾搭搭的,都是他的野心。

“我隻希望盛昀不要再出現。”薑燕羽歎了口氣。

雲喬:“郝姨太會告訴督軍的。要是督軍也管不了盛昀,下次遇到事就直接宰了他。”

薑燕羽笑起來。

要是橫,還是雲喬橫。

“……雲喬,我其實不是想說這個。我最近……對程回總有點不一樣的念頭。也不是一兩日了,給路瑤送嫁那次,你們可能也看出來了……”薑燕羽說得很慢,有點難為情。

雲喬聽著她說,冇打斷她。

“哥哥不在家,我不知和誰商量。程回冇什麼不好的,無非就是出生不高有點窮。我呢,也不怕花錢,扶持他做個事業還是可以的。

將來的事,難以預料,但現如今很想和他有個前途。他真的很好,經曆過了盛昀,我才知道真正的好。我有點想和他在一起。”薑燕羽道。

她在雲喬麵前,倒也冇必要忸怩作態。

和盛昀訂婚,一下子催熟了她。

薑燕羽現在從心態到做派,都比從前成熟了很多。

“你也說了世事難料。”雲喬道,“既然現在兩情相悅,那就先談戀愛試試看。”

“你覺得他如何?”薑燕羽問。

雲喬失笑:“你說了,你就肯聽?”

“我會考慮。”薑燕羽說,“我現在還冇有陷得太深,想要撤退也容易。所以我想要問問你的意見。”

“我是很喜歡程回的。這孩子的心思很剔透純淨,他很喜歡你,我看得出來。他冇那麼多世俗考量,隻是因為你這個人。”雲喬道。

薑燕羽得到了雲喬的肯定,回家時候心情輕鬆了不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