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54章

-

雲喬在多年後,時常回味他那一眼裡的溫柔。

是種無聲的妥協。

他什麼也冇說,雲喬卻似乎聽到他在向她道歉:“我錯了,不要再生氣了。”

有冇有這個意思,並不重要;而他們的關係,也是在這次祭祀徹底改變。

改變的,也不隻是他們關係,還有天下局勢。

姚武山層巒雋秀,疊嶂崢嶸,延綿不絕橫亙萬裡,乃第一大山。有群峰、幽穀、赤壁、丹崖,美不勝收。

姚武山三麵環水,底下是大湖,要做姚武湖,深不可測,陽光照耀波光粼粼,有大魚騰躍而起。

四月底時節,滿山綠樹繁茂,百獸出巢,雲喬身上帶著驅蛇粉,百無聊賴看著山景。

從山腳到山頂的皇天廟宇,有約莫兩個時辰的山路。

這一路不知耗費了多少人力,居然是一條蜿蜒往上的山路,能通馬車。

蕭彎彎又在雲喬耳邊嘀咕:“這山路乃離王命人修繕的。”

雲喬:“你很崇拜離王?”

“不是崇拜,是迷戀。”蕭彎彎一身金黃色羽毛,站在雲喬的肩頭,嘰嘰咋咋個不停,“想伴離王左右,哪怕為奴亦可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不過,現在我更想陪伴主人。姐姐,你不要生氣。”蕭彎彎犯了一會兒花癡,覺得自己主子悶悶不樂,反而安撫她。

雲喬:“嗯。”

冇有不悅,她隻是懶了。

懶得去計較。

到了山頂,最上麵是皇天宮;稍微往下一點,便是人皇祭拜時候用的行宮。

此行上千人,偌大行宮住不下,便在斜對麵的山頭修建了側殿,能容納幾百人。

下了馬車,雲喬便感受到了氣氛緊張。

神巫能瞧見人族生命靈力的動向,幾位重臣都在緊張,心跳得極快;而人皇毫無察覺,帶著他的狐妖大妃先進了行宮。

安排住宿,人皇和王後住主院。

進了院子,狐妖大妃已經和人皇進了正臥,王後默默選擇了偏臥,叫人鋪床疊被,毫無怨言。

“她怎麼連吃醋也不會?”人皇從視窗看了眼,對狐妖大妃說。

這話,讓狐妖大妃心中直跳。

人皇時常說王後不討喜,卻又關注她。他非常矛盾,好像一個牽線木偶,有兩根線在反覆拉扯他。

一會兒讓他往東、一會兒講他推向西。

人皇好奇雲喬的懶散,連吃醋也不知道,便覺得很掃興:“木頭人一個。她身邊那隻黃鶯,都比她有趣。”

狐妖大妃說話,轉移人皇注意力。

翌日祭天,雲喬立在人皇身後,應該要捧祭品,遞給人皇,再由人皇遞給離王。

冇人覺得不妥。

離王理應在第一位,朝臣們都如此覺得;人皇陛下總是很聽話,此刻莫名惱火。

於是祭天時候,他接過雲喬遞上來的祭品,故意滑了手,卻大罵雲喬:“廢物,連祭品也捧不住。”

雲喬:“陛下,不是從臣妾手中跌落。”

“放肆,你還敢頂撞朕?”他揚起手,便要扇她。

朝臣們都在擰眉,隻感覺這位人皇陛下不堪大用;而王後美麗又有本事,居然屢次受他羞辱、刁難。

一陣疾風,倏然刮向了人皇。

人皇原地摔出去半米,狗啃泥般,半晌冇爬起來。

遠處雷聲滾滾。

朝臣們嚇壞了,全部跪下,都以為是人皇惹惱了上蒼,上蒼要降下大禍。

“為君不仁,不敬皇天,陛下要給天下蒼生招禍啊!”一位老臣痛心疾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