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55章

-

朝臣們全部跪到,磕頭請罪。

雷聲漸漸遠去。

人皇在祭天時候失手跌了祭品,這個征兆太凶險了,朝臣們議論紛紛。

狐妖大妃原本在朝臣之後,不太清楚內幕;而後聽說了,嚇得半死,想要為人皇開脫。

眾人心情都不好。

欽天監的巫師,要重新選時辰,再次開祭壇。

這次的祭祀不算數。

第二次的祭祀,安排在兩天後。

雲喬說要上皇天大殿祭拜,暫時搬出了人皇與大妃的正院。

隨行朝臣們都知道,王後被人皇當眾嗬斥,麵子過不去,所以從那邊搬了出來,進了皇天大殿,晚上就在大殿旁邊的小梢間安歇。

“這是天意。”

“疾風襲來,上蒼擇了王後而非人皇。”

“當即下了滾雷。”

蕭彎彎最怕寂寞,有了這些變故,她開心極了,到處去打聽訊息,回來告訴雲喬。

“那些朝臣們都在說,上蒼不滿人皇了,若還選他為君主,會有大禍降臨。”

“他們還說,王後乃是神巫,有天道庇護,人皇與你不和,也是天意預兆,他不該繼續坐人主之位。”

雲喬聽到,便知道剛上山時候,那些重臣在緊張什麼。

一場權力更替,正在悄然進行。

那時候的皇權,並非子承父業,而是有能者居之。

離王繼位是眾望所歸,不成想最終卻是他侄兒,也就是現在這位人皇繼位。

人皇繼位,無仁慈、無能力,早已惹得朝臣不滿,怨聲載道。

離王平妖滅魔,在人族中威望到了鼎盛,不管是百姓還是朝臣,都隻認離王為主;這個人皇,像個擺設。

最近又有數次天災。

也不知是哪些人在背後推波助瀾,總之這些天災都跟人皇的新政掛鉤,是他弄得民不聊生。

雲喬早已看出了苗頭。

她上朝時候坐在人皇旁邊,就感覺到朝臣們對他的不滿;人皇的政策,一個個被駁回,有些老臣說話甚至不太客氣。

“終於要到這一步。”雲喬轉過臉,走出了皇天大殿。

側影綽綽,她裙襬碎綻,人已經到了殿外。

下午了,驕陽西垂,將燦紅日光潑灑了山林,林間處處璀璨。

雲喬對蕭彎彎道:“後殿連接著深穀,我站在崖邊看看風景,不要跟著。”

蕭彎彎道是,又變回了小小黃鶯鳥,飛著出去看熱鬨了。

後殿的懸崖,筆直上下,陡峭得令人心驚。雲喬站在那兒,感受從崖底吹上來的風,冷颼颼刺骨。

這處懸崖三麵都陡峭,連接著幽深山穀。山穀太深了,白霧縈繞,看不清楚穀底。

倏然,對麵山崖上,站立一人,正在遙望雲喬。

是離王。

玄衣墨發的他,站在丹崖邊上,似天神蒞臨。

風捲起了他衣袂,他定定看著雲喬,眸光幽深,比這山穀更深邃,看不出他的情緒。

驕陽逐漸西垂,晚霞越發嫵媚,籠罩在他們周身。

雲喬回望他,隔著寬而深的山穀,她慢慢蕩起了微笑。

絕望又慘烈的笑。

她看著他,緩緩張開了雙臂,一躍而下。

她像是在說:“這次,你仍可以來騙我。”

而她心裡卻明白,這些不過是故作姿態,是她已經下定了決心,要把她失去的都討回來。

他逃不掉。

他眼眸欲碎,跟著往下跳。就在此時,天地變色,烏雲密佈,原本晴朗的傍晚雷電交加。

整個天幕都黯淡了,龍鱗在白霧與烏雲間,若影若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