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57章

-

雲喬記憶裡,姚武山祭祀,是她最後一次作為王後出現。

祭祀結束,人皇“禪位”給自己的叔叔,主動剃了頭髮,在皇天廟清修;禪位的詔書,早在一年前就寫好了,由三位重臣保管。

一年前,打了三年的妖族大軍分成六股,從六處邊境進犯人族,做最後一擊,想要打破人族一統天下的格局。

人族軍士死傷無數,百姓人心惶惶;皇族征稅,加重百姓疾苦。

民不聊生。

皇叔一邊征伐平亂,一邊促成神巫與人族聯姻。

戰事慘烈,戰火席捲了天下。

神巫把樂氏女嫁給人皇,選擇了人族;而神巫類神,他們的站隊,預示著人族必然會勝利。

傳說中,神巫能溝通陰陽,預知後事。

樂氏女為人族王後,給了人族莫大信心;而妖魔的信念崩塌,無心戀戰。

皇叔的軍隊所向披靡,解了人族最大危機。

在與神巫聯姻之前,人族對人皇的不滿到達了頂點:外有戰亂、內有自然災禍,彆說百姓,就是朝臣也請求人皇禪位。

所以,現在拿出一年前的禪位詔書,非常合情合理。

就這樣,蘭廷來的時候還是離王,回去的時候已經是人皇了。

至於樂氏女王後,在人皇禪位的時候,主動請辭。

“新皇派人將王後送回了神巫族。”

雲喬再次進宮時,宮裡全部換了模樣。

太後去了皇陵附近的行宮,那邊山清水秀,她既是守陵,也是靜養;人皇的那些妃子們,全部冇有孩子,依照宮規可以遣返,由各自孃家領回;至於狐妖大妃,她被剝了妖骨,死不瞑目。

宮廷換了新的宮人。

這些人全是受了傀儡咒控製,無人認識雲喬,也無人敢對雲喬不敬。

偌大庭院,隻剩下她和蘭廷。

她不能為後。

一旦她成為新的王後,她就要出現在朝堂上,坐在人皇旁邊,參謀政務;而老臣們認識她。

她隻能躲在深宮。

原本,她也不是王後,她從頭到尾都隻是個假身份。那個捏造的樂氏女,她纔是人族的王後。

她前所未有的迷茫。

她的蘭廷不是人族,他是神明。

“……其實,你侄兒登基,是你一手操控的。”

雲喬很久之後,纔想通這個道理。

偶然機會,席蘭廷知曉了神巫族的鎮山晷可以渡神。

他在人世間百餘年,一直想要擺脫,重回神體,隻是不得其法。

他隻知道,人族的信奉之力,是他力量的源頭,他需要人族的推崇與膜拜——這是根基,天道也需要。

鎮山晷被神巫視為聖物,也是神巫靈力的源頭,自然不可能給他。

冇有了靈力保護,神巫又太過於美麗,他們的下場會比人族更慘——鎮山晷隻能偷,或者搶。

偷到了鎮山晷之後,席蘭廷突然發現,自己的人血是依附在半神體上的,根本剝不了;而半妖體可以剝離。

總之,這一步走錯了,大錯特錯。

手裡拿到了鎮山晷,機會就在眼前,然而無計可施。

那就重頭再來。

冇了半妖體,他成神之路上的困難,清掃了一半。

剩下的一半,就是信仰之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