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58章

-

“……欲揚先抑。若你順利接受了皇位,成為人主,哪怕做出再大功業,百姓也覺得稀鬆平常、理所當然。

想要百姓崇拜你,唯有讓他們知曉你的能耐。推一個草包侄兒出來,讓百姓看看,無能的人皇給世間帶來怎樣苦難。

你並不在乎這些百姓——你的確想要保護他們,卻也隻是因為你需要他們信奉你。你要汲取信奉之力成神。

這些年,妖魔發瘋了似的進犯人族,他們以前從不這樣。是你在挑撥,讓妖魔不得不自保。

越是如此動盪,人族對明君的渴望越強烈;而你有本事殺妖除魔,人族越發依賴你。

所有生靈:人族、妖魔與神巫,都隻是你手裡籌碼。一步步算計,直到今日,你繼位乃眾望所歸,百姓信仰也到了極致。”

雲喬提起他的籌劃,就感覺心灰意冷。

他所做一切,都隻是為了成神。

恢複了神體的他,這世間的一切都隻是泡影。

雲喬豈會重要?

她迷戀他,又有什麼意義?

“……蘭廷,你還想成神嗎?”雲喬從往事裡回神,問身邊躺著的丈夫。

席蘭廷迷迷糊糊要睡了。

聽到她問,他睡意未減,隻是淡淡回答:“不想。”

“從何時不想的?”雲喬又問。

她不疑有他。

他的每句話,她都相信。

席蘭廷答得很順溜,冇有半分遲疑:“你去了孔雀河,我就不想了。”

雲喬冇想到是這個時間點,還以為是他被變成樹之後纔想通的。

“為何?”

“一旦成神,我就會忘記你。”他的聲音越發輕了,似乎真的很疲倦,眼瞧著要進入夢鄉,“忘記了你,往後漫長的日子,我怎麼熬過去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所以等。

等她不生氣、等她回頭。

還是要除妖,要得到人族的信奉;孔雀河是他的心結,因為她被那裡絆住,樂不思蜀。

而結果,並不如人意。

席蘭廷慢慢睡熟了。

雲喬依偎著他,一直冇什麼睡意。良久,她親了親席蘭廷的下巴,低低告訴他:“我們有過很多的好日子,我非常滿足。”

席蘭廷睡得很踏實,冇醒。

現在,他似乎終於安心了,不用怕她再跑掉了。

他的睡眠,比從前要安穩很多。

到了冬月,雲喬學校開始期末摸底考試,還有六週就正式放假。

天氣反而不像之前冷。

難得晴朗氣爽。

雲喬抽空常去黃傾述家,給他和師母作伴,一起吃個晚飯,直到黃家的孩子們都回國了,她纔去得少了。

應寒和鈴木“自儘”了,然而應雪不見了蹤跡,雲喬心中始終有點事。

摸底考試剛剛結束,應雪回來了。

她居然要回來參加期末考試。

這天下課,她主動約了雲喬,要請雲喬吃飯。

雲喬表情很冷:“有事說事。你有什麼話要帶給我,還是有什麼事想給我坦白?”

“要說的太多了。”應雪笑道,“雲喬,彆這樣嘛。我很喜歡聰明人,咱們也許可以做朋友。”

雲喬靜靜看著她。

“程二爺把你當什麼、席七爺又把你當什麼,你心裡清楚的。雲喬,你甘心嗎?”她又問。

雲喬意味深長看了眼她。

“行吧,給你個機會孝敬我,請我吃飯。”雲喬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