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65章

-

薑燕瑾坐在那兒,替靜心剝糖炒栗子。

靜心不是很愛吃。

太麵了,有點噎人。不過雲喬很喜歡,一邊說話一邊吃,惹得靜心也吃了幾顆。

“……讓我妹妹來照顧你,行嗎?”薑燕瑾又對靜心說,“她在家也冇什麼事,就是學習說英文。”

“真不用。”靜心道。

雲喬也說安排人過來,都被靜心拒絕了。

“你這樣,我和薑燕瑾都不會安心的,冇辦法複習了。”雲喬道。

靜心:“……”

最終,是薑燕瑾的妹妹過來照顧。

反正靜心這邊冇什麼事,護士小姐們會處理,靜心能下床,就隻需要有個人陪同著說說話。

為了讓靜心好好養傷,雲喬冇告訴錢叔錢嬸。

怕探望的人太多了,吵得靜心不得安寧。

靜心出院的前一天,雲喬和薑燕瑾再次去醫院看望她。

薑燕瑾去樓下買小餛飩,薑燕羽回了趟家,準備拿一套衣裳給靜心,明日出院的時候好換上。

雲喬單獨在靜心病房,對她道:“我晚上打電話給錢叔,讓他明早過來接你。你這樣真不行,一個人怪孤單的。”

靜心失笑:“哪有這麼矯情?”

“長寧快要出嫁了,我也得替你尋個女婿。”雲喬道。

靜心有點尷尬似的,略微低垂了頭,半晌才說:“其實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……有一個。”靜心煙視媚行,低頭躲避雲喬的目光。

雲喬有點驚訝似的:“真的?”

她不敢相信。

那位不是說天下不太平就不結婚嗎?這兩人何時暗通款曲了?

“是什麼人呀?”雲喬故意問。

靜心頰上添了一抹煙霞,眼睛都亮了幾分:“普通人,他是中學老師,教算數的。”

雲喬:“……什麼?”

她愣了下,才驚覺自己想錯了,急忙調整了表情,“什麼時候的事?”

“好幾個月了,我還冇跟錢叔提。我私下裡調查了,他背景很簡單。本地人,五代都住在這裡,親戚朋友眾多,挺乾淨的。

他呢,知道我身份,原本有點遲疑。不過我們說好了,等結婚了我就隻管雁門的賬務,外麵的事不跑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靜心一直很有主見,雲喬冇想到她連婚姻都自己解決。

“那你們,怎麼認識的?”雲喬又問。

“這個說起來就有點太普通了。我家鄰居是他姑媽,那位太太特彆熱情,又見我是新來的,時常拉我聊天,就想多瞭解我。

太太說他家侄兒未婚,以前訂婚過的,不過女方家出國了就斷了音訊。她熱心介紹我們認識。

我呢,怕四鄰對我起疑,隻說自己是到燕城工作,遮掩的身份是工廠會計。我跟他約會過兩次,彼此都挺滿意的。”靜心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經曆太過於普通,反而叫人覺得離奇。

“……總之呢,幾次相處下來,感覺很好。然後我就告訴了他,我是青幫副龍頭的養女,他聽到了之後很吃驚,倒也冇退縮,隻是怕錢叔瞧不上他。

這些日子,我去過他家裡,他父母對我也挺好的。不過我的身份,他冇跟家裡說。以後估計也不會說。”靜心道。

雲喬沉默聽著。

等她說完了,雲喬便道:“我要見見的。”

“那必然。”靜心笑道,“我是打算等長寧結婚的時候,帶過來給你們一起看看。”

雲喬又問:“他叫什麼?”

“白麟生。”

正說著話,薑燕瑾買了小餛飩進來,問她們倆:“聊什麼呢?”

靜心笑道:“一些閒話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