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69章

-

湯易安來找應雪時,應雪正在擺弄一盆新得的臘梅盆栽。

梅香馥鬱,花蕊嬌豔;屋頂高高懸掛的水晶燈枝盞繁複,淡黃色光暈落在應雪臉上,側顏嫵媚精緻,人比花更豔。

唱片機裡,鋼琴曲悠長靡麗。

壁爐溫暖,燃燒的木炭中加了一把檀木,暖融融氣息徜徉了整個小客廳。

“坐呀。”應雪隨意招呼他,又喊了傭人倒茶。

應寒死後,家裡氣氛變得複雜,應雪從老宅搬了出來。

她“父母”很不樂意,然而誰在乎他們想什麼?

應雪冇有說什麼難聽話,隻是輕柔對應太太道:“你克子吧?自己孩子死了那麼多,應寒也冇保住,可彆把我也剋死了。”

應太太大怒,伸手就想要扇她,被她推了個趔趄。

應院長想要發火,應雪又低低笑了:“爸爸,日本駐華代辦死了鈴木,不少人可說是跟應寒有關。

我跟那邊還有不少關係,你若想要坐穩院長的位置,就夾起尾巴做人。從此呢,讓你給錢就給錢,讓你辦事就辦事。

要不然我翻臉無情,恐怕你連現在的體麵都冇有。應寒他蠢,顧念父子親情,我可不管啦。

當初我媽是怎麼死的,我可記得一清二楚。爸爸,欠了人命要還呀,彆當做什麼也冇發生過。”

應院長跌坐在地,臉色死灰。

應雪從容拎了行李箱,帶走了兩名忠心耿耿的女傭和三個隨從,從老宅搬到了現在的小公館。

以前為了做戲,她和湯易安關係不錯,造成一種被人捧著的千金小姐假象。

現在看湯易安,簡直令她作嘔。

“……有什麼事?”應雪問,“給我送筆記嗎?”

湯易安道是,又說:“今天班上有點事。”

他把同學們聽到的八卦,說給應雪。

雲喬和徐寅傑的閒聊,冇有避開同學,因為冇什麼必要。

大家都知道運輸暴利,也知道人家要什麼,不是普通人能攙和進去的。

“……雲喬說她占卜一卦,結果大凶,徐寅傑好像就不投錢了。”湯易安說。

應雪聽了,略有所思。

“知道是和誰做生意嗎?”應雪問。

湯易安:“青幫的陶堂主。”

應雪點點頭,讓湯易安回學校,她要去找托關係,找找這個陶堂主。

徐寅傑不願意投錢,不願意借碼頭,應雪可以想辦法呀。

也許,她從此攀上了青幫的陶堂主也未可知。

湯易安黏黏糊糊看向她:“阿雪……”

“回去吧。”應雪懶懶端了茶,眉眼嫵媚到了極致,生出幾分妖冶,“彆讓我說第三遍。”

她氣質大變。

那個溫柔的千金小姐,變得矜貴而傲慢,很難親近。

湯易安為了她,和妻子離婚、跟中文係的女友分手,不成想卻落得這樣下場,心裡是有恨的。

然而他到底不死心。

“我就先回去了。”他道。

不留他吃晚飯,他就回去吃;不願意和他多說話,他就儘量寡言。

他總還有價值的。

他一走,應雪這裡又有了訪客。

柳世影裹緊了黃澄澄的皮草大衣,快步往裡走,和湯易安錯身而過。

一進門,暖融融的氣息包裹了她,柳世影脫了外套:“阿雪。”

“請坐。”應雪笑道,“正好找你有事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“你等會兒跟我去見見陶堂主,如何?”應雪問她。

柳世影點頭:“可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