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7章

-

早飯桌上,席家眾人談了談對徳宣戰的事。

席四爺和席文清覺得,一定要對德國和奧匈帝國宣戰,恢複華夏千百年榮光,趁機將列強趕出去。

杜曉沁則覺得:“又打不贏,讓些土地給他們算了,反正咱們土地多。”

席四爺:“婦人愚見!”

杜曉沁氣結。

她拉席文瀾:“文瀾你說,當前這一灘爛泥,各處軍閥冇幾個聽內閣的,還宣戰什麼呀?”

席文瀾也不知哪裡來的見解,她說:“日本人不是幫咱們嗎?咱們都是亞洲國家,應該互幫互助。”

席四爺:“這是飲鴆止渴。”

“爸,您太極端了,報紙上那些主筆,從前同情維新派,現在暗戳戳支援革命黨,他們的言論不可信。

您看看北平那邊,跟日本大使館走得很近。”席文瀾有理有據。

他們談論家國大事,雲喬一句話不插嘴,默默喝粥。

杜曉沁見席文瀾和席四爺意見相左,父女倆快要吵起來,主動拉了雲喬進來:“雲喬,你和文瀾一樣大,你覺得姐姐說得如何?”

“政府參戰,對德國宣戰,把日本人趕出去,是唯一出路。”雲喬說,然後補充道,“報紙上講的。”

“你就會拾人牙慧。”杜曉沁不悅。

席四爺彷彿找到了同盟:“看看,天天在家不出門的雲喬都知道,現如今對德宣戰是唯一出路。

若是將來勝利了,咱們就是英國、法國、俄國、意大利和美國的同盟國了。從此之後,再也不用受列強欺負。”

雲喬看了眼席四爺。

想法真很美好,但實際上估計冇這麼理想。

她放下筷子:“我吃完了。”

她上樓拿了自己的錢包,再次下樓時,席四爺和席文瀾還在討論這件事,雲喬出門去了。

她在街上遇到了學生募捐,是為了督促政府對德宣戰的資金。

雲喬把自己錢包裡所有的錢都給了。

頓了下,她又對那學生道:“首飾要嗎?”

幾名女學生詫異看了眼她。

雲喬脖子上和手腕上,金鐲子和項鍊很醒目。金首飾很容易換成錢,女學生猶豫著點點頭。

她取了下來,給了她們。

女學生們大喜,連連說雲喬很有良心,將來戰事勝利,會有雲喬一份功勳等等。

雲喬繞開了她們,去了餐廳。

侍者見她衣著樸素,本該提防。但她實在太漂亮,是那種一看就有男人肯為她花錢的嫵媚,侍者恭恭敬敬倒水。

她在餐廳等了一個多小時,祝禹誠來了。

現在距離他們約好的時間,還有一個小時。

瞧見了雲喬,祝禹誠那金絲邊眼鏡後麵的神色,溫柔似春風:“雲喬。”

雲喬站起身:“大哥。”

“你早到了?”祝禹誠微笑,“約好了十一點半。”

“在家無趣,所以早早出門。”雲喬說。

祝禹誠望著她,端詳著,笑容很明媚:“你好像長大了不少。”

更驚豔了。

她薄妝淺黛,眸光盈盈如水。

“對了,大哥有件事問你。”不等雲喬回答,祝禹誠又道。

“何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