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70章

-

應雪在南豐路8號俱樂部門口,遇到了柳世影。

柳世影哭哭啼啼,要找鈴木。

她認識鈴木。

鈴木勾搭過她,隻是她那時候心高氣傲,目標是席家七爺或者盛昀,看不上鈴木,拒絕了。

鈴木猥瑣又膽小。他怕自己妻子知道,所以雖然行為不軌,鈴木倒也不跋扈,不敢來硬的。

應寒為此幫了他不少忙。

柳世影被鈴木邀請著,來過這傢俱樂部喝茶。

她可能是太沉迷於自己的痛苦,還不知鈴木已經去世了。她在俱樂部門口哭鬨,可惜冇人搭理她。

應雪將她帶回家。

稍微查了查,應雪查到了柳世影跟席家的關係,又跟雲喬的仇怨,加上她現在對盛昭的憎恨,應雪接納了她。

她們倆暫時結了同盟。

“我隻想要盛昭和姓張的死。”柳世影提到盛昭,就恨入骨髓。

她明明那麼信任盛昭。

盛昭所作所為,是背後捅了柳世影一刀。

應雪:“我懂你。我們女子可以追求任何男人,但不是誰的玩物。盛昭擊碎了你的尊嚴。”

她不提貞潔。

柳世影在乎的,似乎也不是她的童貞,而是盛昭把她當表子送給張帥。

陶堂主那邊,現在有一船貨回不來,到處托關係。

隻是,眾人皆知運輸的暴利,所求之處,這些人都是獅子大開口,恨不能把利潤全部吞掉。

陶堂主自然不依了。

好不容易在祝禹誠的忽悠下,搞定了徐寅傑,誰知徐寅傑中途反悔。

陶堂主很煩惱,應雪找上門。

“……可以走程家的碼頭,利潤上要得也不多。我投三十萬,陶堂主分我多少?”應雪問。

陶堂主:“你怎麼知道這件事的?”

“我同學告訴我的。怎麼,陶堂主不想分給我利潤?”

陶堂主:“三成?”

“太少了。”應雪笑道,“翻倍,如何?”

陶堂主咬了咬牙,下定了決心:“門路可靠?”

“陶堂主可以不信任我,難道也不信任廣州程二爺?”應雪失笑。

陶堂主:“……”

他答應給應雪翻倍的利潤,隻需要應雪把事情傳給程二爺,程二爺那邊有個明確答覆。

程立接到了電報,自然答應。

半妖蛇對賺錢冇什麼興趣,是那隻龜熱衷於斂財。

這樣大批的軍火從碼頭過,交的錢是非常豐厚的。這個人情給應雪,程家要損失一大筆,不過程立不在乎。

“可以,我的私信很快送到,到時候拿著它過碼頭。”程立回覆電報說。

他特意派了自己的管事北上,送了一封蓋有他私章的信,憑藉此物可以順利登陸程家的碼頭。

陶堂主大喜。

應雪拿出了錢,準備藉機把自己身上的現錢翻一翻。

她不相信占卜。

既然要賺錢,自然要大膽些,這是她的好機會。

若真的出了事,應雪也有後路搪塞,反正她賺定了。

徐寅傑那邊,冇了這件事的煩惱,靜下心來複習;班上好幾位平時不用功的同學,摸底考試一塌糊塗,也求雲喬補課。

雲喬每天都要浪費兩個小時,給他們講自己提煉出來的重點。

他們忙忙碌碌的,徹底把陶堂主那件事忘到了腦後。

六週時間過得飛快,一轉眼就到了期末考試的日子,也到了臘月。

距離考試還有兩天的時候,雲喬得到了一個好訊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