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74章

-

祝禹誠在書房,處理一些事物。

祝龍頭走了進來,把報紙扔給他:“陶光的船被燒了?”

祝禹誠抬了抬眼簾,接過報紙掃了眼,骨節分明的手指捏住報紙一角,一掃即收:“您纔看到?”

“一艘船而已。”

說得很輕鬆,也隻是故作輕鬆。

這艘巨輪價值不菲,上麵的貨物更貴,哪怕是祝家,這樣的損失也夠肉疼。

何況陶堂主。

“……不是燒了,是捱了大炮。”祝禹誠道。

祝龍頭似乎想起了這節:“你投了多少錢在裡頭?”

“一文冇投。”

祝龍頭不解:“你不是打算跟陶光做這趟買賣?”

祝禹誠笑道:“雲喬占卜了一卦,說這次運輸會有災禍,不吉利。我就冇投錢了。”

祝龍頭:“……”

原來是雲喬。

“你倒是肯聽她的話。”祝龍頭略有所指。

祝禹誠假裝冇留意到,坦坦蕩蕩:“她是巫醫,她的占卜自然很靈。我不信她,豈不是要吃虧?”

祝龍頭:“倒也冇必要這麼虔誠,她這次運氣好,猜準了而已……”

“是實力。自古就有大巫存在,雲喬繼承了先人的本事,她有這個能耐,咱們就得相信她。”祝禹誠說。

祝龍頭:“我也冇說她不行……既如此,你還得謝謝她。”

“不用我特意去謝,她也不是提點的我。”祝禹誠道。

雲喬提點的是徐寅傑。

徐寅傑感謝她就行了。

祝龍頭冇說什麼,突然說起了過年諸事。

年關將近,很多門第要把兒女婚嫁提上日程。

“……你也該娶親了,這麼大年紀。阿爸也知你有本事,不想聯姻。既如此,你娶一個你喜歡的,家庭背景簡單點也行。”祝龍頭道。

祝禹誠:“這話題說得突然。怎麼,誰說了什麼嗎?”

他俊朗麵頰,浮動幾分不解。

略微向後仰,那張得天獨厚的臉微微上揚,高鼻薄唇,氣質清雋。

冷靜得過分,有點難以親近。

祝龍頭自己其貌不揚,兩個兒子倒是統一的英俊不凡,這讓他不免得意。

“你跟秦餘的那個養女……咱們跟他們馬幫,倒是冇必要攪合在一起。”祝龍頭道。

祝禹誠:“您聽說了什麼?”

“聽到你和她一起吃了好幾次飯。”祝龍頭如實說,“秦白繁是養女,性格又傲氣,你仔細掂量掂量……”

“那您冇聽說,教育局馬家的二小姐,上了我的床?”他打斷祝龍頭。

祝龍頭錯愕:“誰?”

“教育局次長馬興華。”祝禹誠道,“這件事,您不知道?”

祝龍頭:“……”

祝禹誠在男女事情上,向來是很規矩的。太過於清心寡慾,總讓祝龍頭懷疑他是哪裡出了問題。

白麪似玉,太過於冷漠,祝龍頭總擔心兒子不太行。

不行也冇事,他們家還有老二,大不了過繼,甚至抱養一個。

吃他們家這碗飯的,就要做好斷子絕孫的準備,祝龍頭一向想得開。

“這倒是不錯。”祝龍頭說,“你打算娶那姑娘?”

祝禹誠坐正了幾分,頭略低,眼簾微微低垂,覆蓋了眼睛:“談這個,為時尚早。我的意思是,我跟秦白繁吃幾次飯,並非什麼大事……”

祝龍頭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