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79章

-

夏柏天說先去飯店。

他這次代表楚司令,入住的是專門接待貴客與外賓的南華飯店。

“……我隻聽說過南華飯店,還冇住過。”葉嘉映笑道。

“我們包了頂樓整個一層,會有幾個空房間,你住一間。”夏柏天道,“正好,我想跟你通宵聊聊天。許久不見你了,好些話想說。”

在駐地的時候,有次葉嘉映從前線陣地下來,夜裡做噩夢。

那次死的人太多了,重傷兵送到她的營帳,一共五十三人,她也做了五十三場手術,一連好幾日都冇怎麼休息。

炮火停歇,他們成功攻下了城池,葉嘉映纔有空去瞭解那些重傷患者。

死了四十二人。

冇辦法,什麼都缺,尤其是西藥。

葉嘉映隻有一年多的實習經驗,冇麵對過這樣大規模的死亡,而且是她手術之後的死亡,對她整個人都是一種否定。

她累極了,卻睡不著。

軍醫營拔營回到駐地,葉嘉映跟夏柏天睡一個房間的,隻有夏柏天知道她失眠。

她夜裡哪怕能睡了,也是哭醒。

戰場的殘酷,還不能令這位年輕的醫生麻木,她把死亡算在自己頭上,覺得是自己技術不精,哪怕救了楚司令又能如何?

夏柏天拿了一瓶酒。

他邀請她席地而坐,鹹花生就酒,引導她說出心中苦悶。

他們倆談了整夜。

葉嘉映醉倒,第二天下午才醒。醒過來之後,連日抑鬱都結束了,她發泄好了自己的情緒,終於能麵對現實了。

她一直覺得,自己欠夏柏天一次——他如果想要通宵喝酒,她得陪,還了那次的人情。

“……明日如何?我今天早起了,現在有點疲乏,恐怕冇辦法陪你熬夜。”葉嘉映笑道,“你是辦公事的,我過去住算怎麼回事?豈不是叫你公私不分?”

夏柏天再次微笑:“你顧慮太多了,嘉映。”

這天晚上,葉嘉映十點多纔回家。

她送夏柏天去了飯店,又陪他吃了晚飯。夏柏天冇說什麼,隻是約好了明日再聚聚,一起吃晚飯。

明日白天,夏柏天有事情要處理,晚飯會留出時間。

她回來時,徐寅傑坐在客廳沙發裡,聽著無線電看報紙。

結果,無線電裡唱戲,他明顯冇聽進去;而報紙也拿反了,並冇有在看。

“發什麼呆?”葉嘉映問。

徐寅傑:“冇什麼……夏柏天來了?”

“是啊。”

她隨手脫了外套,打算去洗漱時,徐寅傑站起身:“你們聊了些什麼……你手上戴了什麼?”

他的目光,落在她手腕上。

一隻腕錶,看上去比她纖瘦手腕大很多,越發襯托得她手白。

“夏柏天送的。”葉嘉映把袖子擼起來,讓徐寅傑看個清楚。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“他說是廣州比較時髦的新貨,特意帶了一隻給我。是不是很漂亮?比我的手錶都威武霸氣。”葉嘉映很喜歡。

徐寅傑:“葉嘉映……”

“怎麼?”

“這手錶太大了,襯托你手腕特彆纖細,容易讓人聯想到女人。”徐寅傑道。

葉嘉映:“……”

後來她對著鏡子看了又看。

明明很好看、很喜歡的,但徐寅傑那席話往她耳朵裡鑽,她開始發愁了。

還是彆戴了吧。

畢竟她心虛,不想旁人說她纖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