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8章

-

“你方纔在街上,是不是捐錢了?”祝禹誠問。

雲喬看向了他。

祝禹誠有一張很具有欺騙性的麵孔。他膚白無須,單眼皮,眼神很清澈,帶著幾分稚子般的單純。

單單看他,任何人都想不到,這位大少會是龍頭的左膀右臂,是最出色的軍師。

他今日穿了襯衫。不是正式場合,他冇有係領結,但襯衫用的是銀質鈕釦,釦子熠熠生輝。

“大哥派人跟蹤我?”雲喬笑問。

祝禹誠:“不過是剛好有人遇到了你。若不是他們去告訴我,我都不知你提早到了。”

一來一回去通稟,祝禹誠接到信就趕緊過來了。

饒是如此,還是讓雲喬等了一個小時。

“我捐了錢,還把自己的金鐲子和項鍊也捐了。”雲喬如實道。

祝禹誠:“你太輕率了,要是查到你頭上,就很麻煩,這是要殺頭的。”

雲喬:“不怕,我七叔會救我。”

祝禹誠:“……”

這句話堵得祝禹誠一時不知該接什麼。好在祝大少練達,拿起菜單,就當冇這回事,直接忽略過去了。

他隻是道:“大哥也是擔心你。想吃什麼?”

雲喬是個普通人,她對政治的理解,基於外婆和報紙;祝禹誠是隻狐狸,不會對雲喬說實話。

他們倆不會談論時局,而是說起了家務事。

祝禹誠直言不諱:“我爸爸去年臘月遭遇了一次暗殺。查來查去,最後有點蛛絲馬跡指向了錢叔。”

他在解釋,為什麼祝龍頭這麼久不搭理雲喬。

雲喬和錢叔,那是打斷骨頭還連著筋的叔侄,若是錢昌平要篡位,雲喬肯定站在錢昌平一邊。

所以,祝龍頭很提防,一直冇見她。

“大哥這樣睿智聰明,肯定知道是有人挑撥離間吧?”雲喬淡淡。

祝禹誠故作苦笑:“看來,你很信任錢叔。”

“我說的是公道話。”雲喬道,“大哥,不管旁人如何,錢叔和我對龍頭是很敬重的。特彆是我,不會與祝家為敵。”

祝禹誠頷首:“這個自然。”

“還有一點,哪怕是為了大哥,我也不會。”雲喬纖濃羽睫眨了眨,盈盈淺眸落在祝禹誠身上,“總不能叫大哥左右為難。”

祝禹誠臉上,浮動了幾分感動:“雲喬乖,大哥知道你很好!”

兩個人一番做作表演,你來我往,然後大家心裡就明白:對方也不想撕破臉。

祝禹誠把過錯推給了錢叔,說錢叔那邊有問題,祝家才冷落雲喬;而雲喬口口聲聲自己一介孤女,無依無靠,需要更多的靠山。

她那意思,要祝禹誠做她靠山。

祝禹誠當即拍胸脯,表示大哥一定會對妹妹好。

他推了推眼鏡,鏡片後麵的眼神一片冰冷。

雲喬低頭喝水,羽睫覆蓋的眸子,也是一片漠然。

兩隻狐狸麵對麵,彼此唱了一出好戲,暫時安撫了對方,繼續過現在的日子,等待下次機會來臨。

他們來得早,餐廳又知曉是祝大少,特意請大廚早早給他們開火。

他們吃完了,餐廳還是冇人。

上甜點的時候,祝禹誠還開玩笑,把祝二少的事說了一遍。

祝二少被打得很慘。

席榮親自動手的,絕對讓他哪兒斷就斷,利落極了。

“……也不知七爺氣消了冇有。”祝禹誠道。

雲喬就把上次諷刺徐寅傑的話,再次拿出來給祝禹誠:“七叔冇有生氣,捱打的人又不是他。”

祝禹誠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