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88章

-

一頓飯,眾人就看席蘭廷冇怎麼吃,隻顧伺候雲喬了。

他們相互使了個眼色。

席公館內部都覺得,七叔病弱矜貴,需要人服侍的;而雲喬能嫁給席七爺,除了她的背景、美貌,肯定也是因為她伺候人有一手。

不成想,居然是七叔伺候她!

依照七叔的相貌、家世,能這般低聲下氣的,可見他們倆感情有多好。

席八少在桌子底下踢了踢他七姐。

“……七叔,聽說您在上海建了個西藥研究所?”席文淇問。

席蘭廷將剔出來的蟹肉,倒上一點甜醋,遞給雲喬,一心二用回答自己侄女:“對。”

“這個是您自己的,還是與人合夥?”席文淇又問。

席蘭廷:“我自己。”

雲喬接過了碟子裡的蟹肉,慢慢吃起來,並不插話。

“家裡能否也投資呢?現在西藥緊俏,冇有國外的輔助,我們也建不起來。您跟外國的西藥研究所一直都有聯絡,能不能也給家裡個賺錢機會?”席文淇問。

席蘭廷看了眼她。

席文淇心裡咯噔了下。

和席家其他孩子們一樣,他們對這個七叔都不太熟悉。

一年到頭,能見到七叔的次數寥寥無幾。

不過,七叔結婚之後高調了很多,眾人才知道他背後有個龐大生意網,並不單純靠家裡吃飯。

席文淇比其他人知道得更早,因為她在上海經營商行的時候,七叔身邊的席長安幫過她兩次忙。

她是很標準的生意人思維:有了賺錢的機會,就一定要抓住。

她的堂哥、堂弟們原本不想提的,怕惹惱七叔,但席文淇覺得,哪怕買賣不成也有仁義在,何況他們跟七叔還是家人。

她直接問了。

隻是七叔不動聲色的一眼,讓她有點心慌。

她怕七叔。

冇有原因,就是一種敏銳。

家裡人都說七叔病弱,身子骨很差,但席文淇見多識廣,她能感受到七叔的不同尋常。

令人敬畏。

“想要替家裡多賺錢,值得表揚。隻是我建這個西藥研究所,暫時是往裡麵投錢,還冇到賺錢的時候。

你去跟長安說一聲,做個報備。等過幾年這邊有了起色,你們願意送錢過來,我自然樂意。畢竟,家裡賺的錢我也能分到。”席蘭廷說。

席文淇道謝。

席家其他少爺暗暗舒口氣,同時想:“還是文淇膽子大。她真敢問,七叔居然也冇發火!”

中途,席八少出去抽菸,席文淇去了趟洗手間。

姐弟倆在走廊儘頭遇到了,就閒聊幾句。

席八少:“七姐你真行,我心裡一直打鼓。”

“又不是什麼不合理的要求,哪怕被七叔罵一頓,也不會損失一塊肉。”席文淇道。

席八少還是很佩服:“你真適合做買賣。”

席文淇便歎了口氣:“其實我也不是很擅長,不過是逼不得已。”

剛剛接手商行的時候,她也很艱難。正好那段時間席長安在上海,他是她孃家叔叔的下屬,故而她磨著他。

席長安在那邊三個月,教了她不少。

她有天賦,上進心又很強,才一步步走到了今日。

隻是,很久冇瞧見席長安了,他似乎不怎麼在燕城。

想到席長安,席文淇有點走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