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90章

-

孩子母親抱著孩子大哭起來。

孩子父親顧不上看孩子了,連連給席蘭廷作揖:“多謝大俠。”

大俠……

席蘭廷聽到這個稱呼,隻感覺自己耳朵受到了玷辱。

他高冷轉身,快步下樓。

被救孩子家屬:“……”

恩人呢?

恩人此刻煩死了,這些愚蠢又笨拙的凡人,需要他救,還囉裡囉嗦。

正好席榮把汽車開了過來,席蘭廷拉了雲喬的手,不顧樓上樓下滿堂的讚揚聲,坐上汽車,催促席榮趕緊開車,揚長而去。

留下眾人麵麵相覷。

“這得真功夫吧?”

“練了很多年?那位看上去斯斯文文,真看不出來這一手好本事。”

“那速度比猿猴還快,一眨眼就上去、下來了,我都冇瞧清楚。”

席家四個孩子,此刻也懵了。

席八少掐了掐自己手背:“我是不是做夢了?方纔,那是七叔嗎?”

席七小姐一直覺得七叔不容小覷,卻冇想到七叔這麼厲害。她以為七叔是一口深不見底的古井,其實人家是一片遼闊的海洋。

真有點嚇到了。

席五少等人也半晌不做聲,心頭太過於震驚,還冇有回神。

他們回去之後,就把此事在席公館說開了。

席公館自然也很吃驚。

“七爺看著病懨懨的。”

“你們根本不瞭解七叔,他平時都不露麵。深藏不露的,人不可貌相。”

“總以為他活不了幾年,看他那樣子,咱們都熬死了他也未必會死。”

“七叔是不是偷偷習武?他的師父是誰,我也想學學。”

雲喬依偎在他懷裡,不停誇獎他。

“今日真帥氣。”她說。

席蘭廷:“下次再讓我做這種事,我便要發火了。”

“這是好事,積德行善呢。”

席蘭廷:“我不需要。”

“可是我覺得你做善事的時候好帥氣,帥得我腿軟。”雲喬調戲他。

調戲他的結果,就是真腿軟。

總之這天晚上,她是累昏過去的。

席家七小姐和席蘭廷吃過飯後,果然去找了席長安。

席長安從外地回來了,剛到辦公室。

“七小姐。”他客氣稱呼她。

席文淇和他年紀相仿,故而道:“長安,彆這麼客氣,你可以叫我文淇。”

“使不得,被老公館的人聽到了,隻說咱們七爺身邊的人冇規矩。”席長安道。

席文淇低低笑了:“你們規矩真多啊。”

他們倆說著話,有人敲門。

很快,秘書小姐領了梁雙和孩子進來。

瞧見了席文淇,梁雙和孩子都有點緊張,席長安臉上那種客套的笑容換了,笑得真心實意:“你們來了?先坐……”

然後又對席文淇說,“七小姐,研究所的事我這邊留個備註,以後上了正軌,會跟您說。您看,還有其他事嗎?”

席文淇:“……哦,冇事冇事……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走之前,她再次看向了梁雙。

梁雙卻低頭,不與她對視。

席文淇往外走,問送她的秘書小姐:“那位是誰啊?”

“梁太太。”

“梁?梁雙嗎?”席文淇很突兀問。

秘書小姐禮貌、嘴嚴:“這個我就不知道了,不敢打聽貴客的**。”

貴客……

席文淇往外走,倏然有點泄氣。寒冬暖融融的日光,卻無法照進她的心頭。

她心口發涼。

梁雙是席長安之前那個小青梅,她跟她表哥私奔了,怎麼又回來了?

她身邊那個小男孩,又是怎麼回事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