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92章

-

席榮其實冇什麼大事。

他每年年底都要去趟太倉的,因為他姑姑在太倉。

“……我父母去世之後,爺爺奶奶和姑姑撫養著我。我六歲時候走丟,被人賣了,自己逃出來做乞丐。

我在街上打架厲害,才被席家的教官看中,讓我跟他們一起受訓。我不太記得家鄉,週轉了很多年才尋到我姑姑。

姑姑一直到處找我,她每年都要回趟老家,留下錢財和地址,讓同鄉們有了訊息就通知她,她嫁到太倉去了。”席榮說。

雲喬知道“安富尊榮”四個人都是苦出身,在席家受訓了好些年,纔派到少爺們身邊做護衛。

這些人,多半都是孤兒,冇有拖累。

“原來如此。”雲喬道,說罷又去看了眼席蘭廷。

席榮立馬說:“七爺不介意這個,七爺還幫我尋找親人。若不是七爺幫忙,我是真記不住家鄉的,也找不到我姑姑。”

席蘭廷淡淡瞥了眼雲喬:“在你看來,我這麼不近人情?”

雲喬訕訕:“冇有,我知道你嘴硬心軟。”

人族有特彆複雜、細緻的感情,而說出口的,要麼是謊言,要麼是斷句,絕不會把自己的真心都掏出。

就像席蘭廷,他是有點刀子嘴豆腐心。

“嗬。”席蘭廷對她的奉承,不以為意。

席榮打算明日出發,爭取在七爺搬家之前回來。

他去馬車房準備汽車的柴油時,和其他司機聊起了他要去太倉的事。

大家都知道他姑姑在太倉。

這天傍晚,席文淇過來找席榮,問他能否幫忙。

“我在太倉有一批貨,是兩箱子珍珠。那邊年底忙,讓我自己派人去取。我剛回來,無人可用,東西又挺貴重的,榮哥能不能幫我取一下?”席文淇問。

席榮:“舉手之勞。你把地址給我。”

席文淇道謝,笑靨嫵媚。

她遞給席榮一個巾帕,裡麪包裹了一根小黃魚,以及地址。

席榮把金條還給她:“不用這麼客氣的,七小姐。自家人,這點小忙就要收錢,七爺知道了會罵我。”

席文淇:“這是給榮哥的油錢,總不能叫你白跑。以後少不得還要麻煩你。”

席榮:“真不用。若事情辦成了,你再感謝我不遲。”

席文淇隻得拿回來。

她聽說,“安富尊榮”都是很有錢的,因為七叔豪闊又大方。

“那好的,多謝榮哥了。等你回來了,我請你吃飯。”席文淇笑道。

席榮微訝。

他點點頭,轉身回去了。

席文淇的那批珍珠,是去年托朋友從南洋帶回來的,成色非常好的珍珠,她打算回孃家的時候送禮。

結果錯過了,朋友直接帶回了太倉,又發電報催她去拿。

一來二去,耽誤了這麼久。

席文淇舒了口氣。

席榮回到院子,想起在外麵忙著結婚的阿尊,又想起長安,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寂寞。

四個隨從中,他明明是長得最英俊的,畢竟每次跟七爺出門,那些女郎不是對他感興趣,就是對七爺感興趣。

現如今,他卻成了光棍。

“文淇小姐比做姑孃的時候漂亮多了,她好像胖了點。”席榮忍不住想。

席文淇在孃家的時候太瘦了,瘦得有點皮包骨,臉色總是蒼白;結婚後她胖了,現如今瞧著正常多了,麵色也紅潤。

席家的人都漂亮,天生好皮囊。

“咦,我想什麼呢?”席榮急忙打斷了自己思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