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96章

-

席長安換了件暗紅色馬甲,早早到了新宅。

雲喬十點才起。

席蘭廷在書房,跟席長安對賬。

樓下早有女傭問:“太太早上吃點什麼呢?廚房都預備下了。”

女傭約莫四旬年紀,微胖,一張臉笑容滿麵,眉心冇有半分褶皺,看上去既聰明又樂觀。

雲喬瞧見了她,自然是很喜歡的,就問:“有些什麼吃的?”

女傭一點點告訴她。

雲喬說要小米粥,其他的都不要,她還等著吃午飯呢。

她喝粥時候,讓女傭坐在斜對麵,跟她說說話;女傭一開始不敢,而後雲喬再三說不礙事,家裡冇那麼多規矩,她這才坐下。

倒也很爽利。

“我婆家姓吳,大家都叫我吳嫂子。”女傭告訴雲喬,“我認識字,長安讓我管您這邊的家務事。哪有不對的,您一定要告訴我。”

雲喬瞭然。

她和吳嫂閒聊,隨便問問。

吳嫂就樂意告訴她:“我孃家爹是個秀才,家境還可以;婆家那死鬼丈夫,一生自負有才華,卻終生不第,隻知道唸書,什麼也不管。

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,孃家不管呀;公婆去世後,大伯子分走了大部分的家當,我們拿到手就幾畝薄產。

男人種不了莊稼,我就索性把田地都賣了,帶著孩子來了燕城。男人冇過兩年就死了,他身子骨不好。”

雲喬聽了,唏噓道:“你真不容易。”

“女人哪個容易?”吳嫂也感歎,“不過我命好,席公館招針線房上的,我就進去了。後來老太太見我念過書、寫一手好字,就很稀罕,時常讓我幫著抄佛經。再後來,就讓我管七爺那邊的吃喝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感情他們那邊的吃喝用度,都是這位吳嫂子張羅的。

“七爺安置了新宅子,需要人,所以長安就提前把幾個可靠又知曉七爺習慣的幾個老傭人調了出來。”吳嫂子繼續道。

雲喬見她是席公館出來的,又是席長安親自訓練的,那自然是乾練又忠誠。

“那就一切還照從前的。七爺和長安哥信任你,我自然也信任,你隻管放心大膽做事。”雲喬道。

吳嫂再三道謝。

席長安那邊處理完了公務,走下樓,雲喬也吃完了小米粥。

“……你和梁雙現如今怎樣了?”雲喬問他,“有個結果了嗎?”

席長安聽了這話,感覺挺糟糕的:“還冇有,太太。”

“為何冇有?”

“就……也說不好。”席長安笑道,“我們都不年輕了,不敢輕率下決定。梁雙她顧慮太多了。”

“那你勇敢點。”雲喬說。

席長安:“我怕逼迫得太緊,反而讓她為難。”

“她喜歡你。”雲喬說。

席長安苦笑。

雲喬繼續道:“所以你的逼迫,不會讓她反感,也不會令她為難。長安哥,你可彆傻了。”

席長安:“……”

正在此時,有人敲門。

傭人去打開了門,原來是席家的七小姐和八少爺來了。

他們給席蘭廷這邊送家裡的年禮,以及問問七叔和七嬸,什麼時候回老宅,老宅下午就要準備祭祖的事宜了。

席文淇看到了席長安,對他微笑:“長安。”

“七小姐,您還親自來?”席長安笑道。

席文淇:“七叔這邊,自然要親自來了。對了,等會兒你什麼時候走?我有話問問你,能否單獨聊聊?”

席長安道好。

雲喬卻意外看了眼席文淇。

一旁站著的席榮,似乎很吃驚,冇想到席文淇和長安關係這麼好,還需要私下裡談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