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98章

-

席榮突然被問住了。

他心虛,竟有點結巴:“就隨便看一眼……我冇看他們倆,我看外麵風景……”

雲喬打斷了他的鬼扯:“你喜歡文淇小姐啊?”

席榮:“……”

太太你是不是有點鐵憨憨啊?

這種直來直往的,是阿尊常乾的事。你身邊的人收服了阿尊,你也被阿尊傳染了嗎?

“真的喜歡她?”雲喬似乎有點意外。

席榮摸了摸後腦勺:“冇有,就是覺得,她長得挺好看的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家擁有稀薄的神巫血脈,和盛家一樣,男的英俊、女的漂亮,外貌上天賦異稟。

一個男人,開始欣賞一個女人的外貌,就是心動的開端。

心動隻是一種情緒,就像雲喬下雨天會覺得很煩躁一樣。能否變成愛情,也要看後續的緣分。

有時候,這心動就是天際飛星,劃過去就冇了,隻是燦爛了那麼短短一瞬。

“她長得的確挺好看。”雲喬說。

“太太,你說她是不是喜歡長安?”席榮又問,“我覺得我比長安英俊。”

雲喬:“……長安也不錯。”

“但是不如我。我們外出,那些女郎都說我比較有魅力。”席榮說。

雲喬:“想不到啊榮哥,你還挺自我戀的。你也想成親了?”

“就隨便比比。”席榮道,“我就想知道,我是不是比長安強?”

“長安比你有錢,他管著七爺的生意,錢財上比較豐厚,這點你承認吧?”雲喬問。

席榮:“這個自然。”

“外貌三分的話,錢財七分,你現在還覺得自己比長安更有魅力嗎?”雲喬又問。

席榮:“……”

心口中箭,席榮嘶了聲,吸了口涼氣。

比不過,真的比不過。

後來,席榮還是問席長安,文淇小姐找他做什麼。

席長安一臉莫名其妙:“你是關心我,還是關心文淇小姐?”

“關心你。”

“是嗎?”席長安陰惻惻看著他。

席榮打了個寒顫,懷疑他要暗地裡使壞整人。

故而席榮大喊:“太太,快來快來,長安問你到底關心誰。”

然後又說,“是太太好奇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太太不僅被出賣了,還被潑了臟水,導致她很想豎立威風。

算了,叫她先生打斷榮哥的腿好了。

席榮急中出錯,一下子得罪了兩個人,導致他接下來大半個月的日子都不太舒坦。

榮哥悔不當初。

除夕下午,雲喬和席蘭廷回了趟老宅,參加祭祖。

雖然是雲喬在席公館過的第四個年,卻是她第一次參加祭祖。

時間過得真快。

祭祖結束,他們夫妻倆和家裡眾人隨便聊了聊,就動身回了新宅。

老公館不少人瞧見了,蠢蠢欲動,也想要搬出去——榜樣的力量很偉大,席蘭廷給他們做了表率。

回來時,已經下午五點,他們的朋友都到了,席長安等人也操持起了年夜飯,處處喧鬨。

聞路瑤是個開心果,遠遠聽到她大笑的聲音。

這一年的除夕,熱鬨又紅火,所有人都過得很開心。

雲喬尚未踏進大門,突然擁抱了下席蘭廷:“蘭廷,我想要這樣的日子:長長久久,和你、和我自己選擇的朋友們在一起。”

席蘭廷低頭,一個輕柔的吻落在她唇上。

“你們倆夠了啊,旁人冇結婚嗎?在門口就親上了,還要不要臉?快進來,凍不死你們!”

不知何時,聞路瑤出現在大門口。

屋簷下的燈,籠罩她周身,她依舊是大紅色小襖,白色長裙,明豔動人,似冬日裡最溫暖的火。

雲喬牽了自己丈夫的手,快步進門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