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199章

-

除夕夜,雲喬的新宅起了三桌麻將。

對此,席蘭廷一言難儘。

他無法理解這些平凡的人族,到底長個什麼樣的腦子——最無法理解的是自己太太。

作為他不能理解的報複,席蘭廷想要贏光他們所有人的錢。

雲喬在桌子底下踢他。

她可憐巴巴看著他:“你讓牌局變得不好玩了。”

都是你一個人贏,屠殺我們,我們實在有點乏味。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聞路瑤再次有話說:“席老七,你這狗脾氣!你不愛打趁早滾蛋,在這裡煩人!”

“這是我家。”席蘭廷淡淡瞥一眼她。

聞路瑤:“也是雲喬的家。雲喬,你管管他!現在人到手了,不用像以前那樣畏手畏腳,放心大膽抽他!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則問薛正東:“你想換個太太嗎?我家侄女好幾個未婚。”

聞路瑤這才閉嘴。

雲喬笑得不行。

快要到淩晨時,席榮等人把煙花都搬到了院子裡。

有人敲院門。

來者居然是祝禹誠,他帶了一後備箱煙花,想要給他們的除夕添添彩。

“過年好啊雲喬,七爺。”祝禹誠緩步走過來。

他一襲深咖色羊絨大衣,阻隔了寒冷;臉一半埋在圍巾裡,似淬玉般的白淨,眼眸深邃。

公子矜貴優雅。

雲喬:“大哥,過年好。”

“我還以為就你們倆守歲,所以帶了些煙花給你們。”祝禹誠道。

雲喬:“多謝大哥想著我們。”

“你們這裡挺熱鬨的。”

“我們在打麻將,大哥要一起嗎?”雲喬問。

祝禹誠:“……”

他不是麻將搭子啊,他明明這般風度翩翩,為何雲喬總要拉他打麻將?

他看上去像叼著大煙在牌桌上吆五喝六的大老粗嗎?

“不打,謝謝。”祝禹誠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。

雲喬:“哦。”

無關痛癢。

祝禹誠:“……”

大家全部出來了,庭院裡加了祝禹誠送過來的煙花,滿滿噹噹。

煙花衝得很高、炸得很繁盛,流光溢彩像碧穹下了一場五光十色的火雨,照亮了整個庭院。

雲喬立在門口的走廊上,靜靜看著這一幕,覺得新年一定要這樣絢麗、華美。

後半夜的時候,大家吃了宵夜,繼續打牌,雲喬和祝禹誠坐在沙發裡閒聊。

她特意問起了馬幼洛。

“……你們倆怎麼回事?”

祝禹誠往徐寅傑那邊看了眼,笑道:“他嘴巴太快了……冇怎麼回事。”

“什麼叫冇怎麼回事?”雲喬問。

祝禹誠:“就是不值一提。”

雲喬:“???”

祝禹誠見她微微蹙眉,便笑了起來:“雲喬,你怎麼有點天真?你在裝傻?”

雲喬:“……不是,我高看了你的人品,纔有點意外。怎麼,你把她當消遣?”

“她自己求我的,不是我強迫她的。”祝禹誠道,“倒也冇必要高看我,我跟你認識的那些進步青年不一樣的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可馬幼洛是念過書的,明明有很好的前途,她為什麼要自甘墮落?

聽聞馬幼洛的家境不錯——供得起女大學生的門第,已經比絕大多數人家要好了,馬幼洛跟那些風塵女的處境完全不同。

她到底圖什麼呢?

名和利?

雲喬和馬幼洛做了三個學期的飯搭子,日常又總一塊兒上課,言語中的馬幼洛是個自尊自強的姑娘。

不僅如此,馬幼洛還很犀利,絕不是那種蠅營狗苟之輩。-